铜铃山猫大王

请不要一次点很多喜欢和推荐!
评论x1>❤xN!
究极杂食党,长期墙头FF14

[芝诺光]无心之言①

    是惊天动地的ooc,文名真的是瞎起的,开坑只为爽,不保证填平()
    原梗及主要剧情梗概为群内讨论产物,我只是笨拙地用自己的文字写了一下,感谢各位太太的脑洞!
    渣攻醒悟追老婆
    ——
    深夜,黄金港。
    沿海的高楼是黄金港最豪华,最安全,也是最昂贵的旅店,因此很适合一些身份敏感的人物在此歇息。
    譬如帝国的某位大人物。

    “嗯……”
    精致的丝绸床帏轻动,伴随着令人脸红的水声,自帘幕之中传出几乎微不可闻的轻哼。床帘深处,金色长发自轻笑的男人肩头滑落,他俯身轻咬住身下人的肩膀舔吻,别处的动作却毫不温柔。光之战士吃痛,下意识地伸手推拒,却又被对方咬住了脖颈,如同被饿狼叼住了喉咙的猎物,难以挣脱。光之战士只得顺着他的意思,双手环上对方的肩膀,无意识地抓挠着。
    “芝诺斯……”随着那人动作逐渐加快,光之战士微张着口,脸上热得快要烧起来了,“慢……慢一点……”
    “好。”男人意外爽快地答应了,光之战士向来引以为傲的直觉告诉他事情不对,果不其然,还不等他撑起身子缓一缓,芝诺斯就放慢了进攻的速度,转而挺身更加深入了。
    “……嗯!哈啊……芝诺斯……!你……”
    光之战士抑制不住口中的喘息,只得咬住自己的手背,将那些听来太过羞耻的声音堵回去。似乎被身下人的反应所取悦,芝诺斯嘴角的笑意更浓,一手将光之战士的双手按过头顶,另一手则扶住对方的腰,使他的进入更为顺畅。光之战士如同被钉在祭台上的牺牲,无法逃离,只能被恶魔尽情品尝。

    他们之间的关系本不应该如此,也是万不该如此的。
    这是第几次了呢?和这个世人眼中的战斗狂,冷酷无情的魔鬼,帝国的皇太子——像这样在床榻上翻滚,做着这样亲密到距离为负的事情。
    数不清了。
    光之战士在极乐的巅峰处眯起双眼,如同离了水的鱼,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而后芝诺斯凑过来与光之战士唇齿相接,两人深吻着,如同真正的情人之间的温存。
    不能再这么遮遮掩掩下去了。光之战士在亲吻的间隙迷迷糊糊地做了决定,光之战士并不喜欢对着自己的朋友们再撒谎自己的去向,也不想再让两人维持着这种不能见人的关系。
    毕竟……他们都已经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了。

    光之战士甚至已经认真地考虑好了未来。要在神意之地拍结婚照,在十二神教堂的婚礼最好是下午五点,当天可以加一个晚宴。礼服要自己亲手来做,设计图也有了个大概,只需要去请教部队里善于缝纫的朋友就好了。来宾不用太多,请一些自己家部队的朋友们,芝诺斯那边也许是帝国的皇族较多,但愿两边不要闹出什么乱子来……
    “你在看什么?”芝诺斯不满地拍了拍光之战士的脸颊,“窗外什么都没有。”
    光之战士回过神来,扭头靠进芝诺斯怀里,两人都是一愣,这动作原本没什么,只是光之战士平日里作为大英雄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这样的小细节反而在他身上被格外放大了。光之战士听到芝诺斯的轻笑,自己的嘴角也不自觉地带上了笑意。光之战士与芝诺斯赤裸着躺在一起,在层层被褥下,光之战士悄悄地摸到了芝诺斯的手,与他十指相扣,摩挲着对方的无名指。
    要不要现在对他求婚呢……会不会太突然了?还是说,等他先求婚?

    光之战士一时陷入了甜蜜的烦恼中,芝诺斯看出对方的走神,他不明这其中的缘由,心情变得有些不爽。
    “你今晚一直在走神。”芝诺斯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同时强势而不容拒绝地将对方的手拉到唇边,说话时的吐息惹得光之战士的手指有些发痒。“你在想谁?告诉我。”
    “我……只是在想,我应该带你去见见我的朋友们了……”我觉得结婚前应该将我们的关系公之于众了,至少告诉我的朋友们。
    光之战士尽量含蓄地向他表达着自己的意思。
    “不见。”芝诺斯拒绝道,“我接下来几天会很忙,没有时间。”
    “那……你不忙的时候告诉我,我们那边现在比较闲。”光之战士道。
    芝诺斯似乎有些不耐,动了动身子,道:“我不忙的时候你来找我,或者我去找你。”他顿了顿,补充道:“就我们两个。”
    光之战士没想到芝诺斯拒绝得这么干脆,心里也有些不舒服,但是还是尽量好声好气地道:“就一起吃个饭……认识一下,聊聊天也好啊。”
    “我认识他们做什么?没有意义。”芝诺斯嗤笑一声,“只有你才是我真正的挚友,与你战斗是我生命中最有趣的事情了。”
    “我只是想把我们的关系告诉他们。”光之战士不懂芝诺斯为什么要拒绝,“这样见不得光的见面到底要维持到什么时候?”
    芝诺斯被光之战士突然加重的语气弄得有些不解,他揉了揉眉心,似乎是困倦了,声音带着些许慵懒地道:“如果你不喜欢在这里做爱,我也不介意在外面……”
    说着芝诺斯的手有些不安分地摸向了某些地方,光之战士毫不留情地用力拍开对方的手,坐起身,满眼难以置信地看着芝诺斯。
    “你与我见面只是为了做?”光之战士的声音有些发抖。
    “如果你还有力气,我现在更想与你对决。”陷入困倦的芝诺斯根本没有仔细去听光之战士的问话。他陷在旅店柔软的枕头被褥里,快要睡着了。

    光之战士却是睡意全无了。芝诺斯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的定义与光之战士心中所想的似乎所差甚远。从前的温存仿佛都成了自作多情,这个男人不过是享受与光之战士战斗的快感,床上床下的事,在他眼中不过是一种再平常不过的享乐方式罢了。
    可笑的是,光之战士一时间甚至不知道要如何开口来结束这段荒谬的关系。分手这个词也许并不适用于他们,因为芝诺斯不过是把光之战士当做一个可以上床的‘挚友’……
    分明是炮友。
    光之战士自嘲地想着。刚刚被身边男人折腾了半天,现在身体各处还泛着酸疼,光之战士把散落在地上的衣物一件件捡起来穿上,极轻的动作几乎没有一点声音。刚刚发现了这种事情,光之战士实在无法在芝诺斯的身边像往常那样安睡了。世界那么大,有那么多人,芝诺斯想再找个这样的‘挚友’并非难事。
    不跟你玩了,加尔瓦斯先生,英雄可是很忙的。
    光之战士穿好了衣服,最后望了一眼床上睡着的芝诺斯,转身悄悄地开门离开了。

   TBC

章节传送门             

评论(14)
热度(58)

© 铜铃山猫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