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铃山猫大王

偶尔写文。
评论x1>❤xN!

[芝诺光]无心之言②

新年快乐!这章爆肝多写了一点!和计划不太一样了_(:з」∠)_

我流无脑狗血废话贼多,下章应该开始渣男追老婆

——

“哟,提前回来了?”

光之战士传送到自家部队房子门口的时候,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向他问好。海雾村的夜晚十分宁静,和灯火辉煌的黄金港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反差。光之战士一时间有些晃神,直到熟人拍上他的肩膀才回过神来。部队长叼着烟,满眼疑惑地上下打量光之战士,道:“你今天不大对劲啊......任务遇到麻烦了?”

“我......”光之战士下意识地想说自己失恋了,可是又别扭地觉得自己同芝诺斯不过是‘炮友’关系,当即改口道:“有点情感纠纷。”

部队长瞪大了眼,惊得烟都掉在地上了。他顾不上那么多,一脚踩灭了烟头,连忙拉着光之战士到院里的长凳上坐下。

天啊!光之战士的情感问题!这可是是无数艾欧泽亚人甚至东方地区的人们都为之着迷的大八卦!

部队长眼里简直都要喷出欲望的火焰了,好在最后理智压过了求知欲,他用知心大哥的语气,小心地问道:“阿光啊......你跟部队长讲实话,你最近总跑东方那边,是因为有对象啦?”

光之战士点点头,又猛地摇头。部队长登时发现了问题所在,锲而不舍地追问道:“哎呀,东方人也好的,虽然文化差异大了点,但是我们都会无条件支持你的!我们阿光这么好的条件......等等,你说感情纠纷?怎么就纠纷了?”

“我......我以为我们是那种关系了......”光之战士有些不大好意思,但是还是耿直地同好友坦白了,“我都已经在考虑结婚的事情了,可是他却说不想认识我的朋友,只想和我......是我自作多情了吧,我想和他结婚,可到头来,他却只是把我当炮友。”

部队长被这一口惊天大瓜噎了个半死,‘你你你’了半天才顺过气来,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吐槽老实人阿光居然已经成了别人的炮友,还是该吐槽阿光竟然开始考虑结婚的事好了。光之战士叹了口气,从包里掏出一份柿叶寿司,打开来与部队长共享,于是两人边吃边聊了起来。

 

“话说是男的还是女的啊?”部队长问道,虽然对于艾欧泽亚人来说爱情与性别无关,但是还是有必要问一问的。光之战士咀嚼的动作猛地一停,意识到好友开始好奇了。光之战士犹豫了一会,道:“......男的。”

果不其然,部队长八卦地挖了起来:“家住哪里?我看你总往黄金港跑,那条件应该还不错,我还担心要是延夏农村的......真不是看不起他们!人人平等的时代了......主要是那边现在重建破事太多了,你要是去帮忙,操心都操不完,还谈什么恋爱啊。”

 “他算是外国人啦,而且他家里......比较特殊。”光之战士小心翼翼地想着形容词,“条件不错是真的,全世界比他家有钱的应该也不多......长相也挺特殊的......当然是很好看的!但是和普通人还有点不太一样。”毕竟只有帝国人额头上是有天眼这种东西的。

“性格怎么样?”部队长又点了根烟,“从他不想负责只想约炮这点来看,是个渣男花花公子哥吧。你怎么看上这么一个人?还是被他骗了?奶奶的,打爆他狗头。”

光之战士心想你怕是要被他打爆狗头。

 

“他这个人吧,其实挺单纯的。”光之战士斟酌着道,“起先我们关系很差,我还曾经是他的手下败将,那时候只是为了打败他而不断地锻炼自己,想要变得更强大。结果却被他认可了,当做了挚友一类的......说来可笑,他与我讲那番话的时候,我却满脑子都想着他和花和夕阳放在一起实在是太美了。”

“嗯......”这样一本正经讲情话的光之战士实在是太少见了,部队长一时不想打断明显陷入了美好回忆的光之战士,两人沉默了片刻,部队长忍不住问道:“然后呢?他觉得你们是‘朋友’,你却把他的话当做了表白?”

“挺复杂的,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其实是我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突然就爱上这样一个家伙了......”光之战士无奈地笑了笑,“这家伙一直以来都只想着和我打架,是个十足的战斗狂,也不懂得什么浪漫,和他相处起来真比打蛮神都累......”

 

“可是不是他就不行。”部队长笃定地道。

“可他不是。”

光之战士苦笑,望着满天繁星,一如两人同枕共眠时窗外的景色。“我还是第一次半夜偷偷跑走,他要是醒来肯定搞不清状况。这段时间我也不想和他见面了,如果有人来找我,就说我不在好了。”

部队长听得也是十分心疼自家光战,连忙答应。说到最后,他忽然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那人长什么样,指不定还能偷偷带人去打击报复(虽然应该是打不过的)一下。于是部队长问出了他这辈子印象最深刻、最难以忘怀的问题:

 

“那渣男长什么样子啊?”

光之战士抿了抿唇,万分紧张地道:“.......你见过的。”

“叫什么名字?”

“芝......芝诺斯。”

 

  “是,是芝诺斯啊啊啊啊!!!!”

 

部队长被人从床上晃醒的时候还处于灵魂出窍的状态。黑发的猫娘吓得语无伦次,耳朵和尾巴的毛都炸了起来,但是部队长却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迷之兴奋感,好像来的不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帝国皇太子,而是哪个人气明星。

外面早起的部队成员都已经人仰马翻,客厅里闹成一团。也难怪他们吓成这样,一大早上的出门发现家门口靠着一个红名就已经很惊悚了,仔细一看还是那个芝诺斯,血条都是???的,换谁都得害怕。

  一时间大家不知道是该客客气气请他进屋,还是老老实实等死,索性把决定权交给部队长了。部队长昨晚得知了那个爆炸性的消息,现在早就接受了现实,于是他十分冷静地穿戴整齐,甚至坐着吃起了早餐。

  这期间芝诺斯都十分安分地靠在门口的猴面雀外墙上,偶尔瞟一眼周围惊慌失措的邻居们。突然芝诺斯的通讯贝震了震,他接通,随意地嗯了两声,转身进了院子,十分有礼貌地敲了敲门。

听到敲门声响的瞬间,全部队的人都像被按了静止一样,如果有现实有弹幕,那么空中应该飞满了***。部队长轻咳一声,擦了擦嘴,示意猫娘去开门。猫娘哆哆嗦嗦地挪到门口,还没等开门,只见一道冷风划过,一把太刀的刀刃穿透了门板,停在猫娘鼻尖前。

    “喵……喵嗷嗷嗷!”猫娘瞬间炸毛,吓得窜到地下室去了。紧接着只听得门板发出一声哀嚎,整个门板被芝诺斯用刀挑了起来,随后被他反手一甩,扔了出去。

 

    芝诺斯慢慢地踏进屋内,扫视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部队长身上。部队长看似淡定地用纸巾擦了擦嘴,实际上却手一抖把纸掉在了桌上。在这无比尴尬的时刻,芝诺斯开口道:“他在哪?”

    “你说……谁……”

    部队长还想装傻,眨眼间颈边已经多了一把冰冷的刀刃。他望着面无表情的芝诺斯,瞬间改口道:“他不在部队。”

 

芝诺斯不悦地道:“你在说谎。”

说着他反手将刀向地面一插,瞬间强大的气流在房间中肆虐。望着那刀上的莹莹绿光,所有人都傻眼了,再抬头一看芝诺斯头顶,仿佛凭空多出了一个叫做风断一闪的读条。在场的都是跟着光呆一起解放阿拉米格的,怎么会不知道要如何将伤害化解到最低,但是现在......

谁敢靠近这个战斗狂啊!跑远了又会被揍得更狠!他根本是在玩弄我们吧!

全部队不知情的吃瓜群众们觉得自己可能吃了个毒瓜。

就在读条即将结束的时候,门口传来脚步声,正对着门口抱成几团瑟瑟发抖的成员们一致热切地望向芝诺斯的背后,想看看是哪个幸运的小倒霉蛋要与他们同年同日死——

 

“你在做什么?!”

拎着一袋面包,穿着休闲家居服的光之战士震惊地道。

方才还一脸冷漠的芝诺斯闻声突然露出了笑容,他回身向光之战士走去,边走边说道:“你果然在这里。下次不许直接走掉,我讨厌早上起来身边空无一人的感觉......”

您说话归说话,倒是拔一下刀哇!读条还没断啊!吃瓜群众面对这么一个惊天大瓜已经没了吃瓜的心思,没法读条的奶妈和没穿盔甲的T抱头痛哭,没拿武器的DPS遍地躺,眼看着芝诺斯头顶的读条一点一点读满。

光之战士意识到情况不对,立刻疾跑冲到众人面前,在范围攻击爆炸的瞬间最大限度地释放出自己的超越之力作为护盾,硬生生接下了这一击。芝诺斯兴奋地睁大了眼,他的挚友的实力似乎又有所增强,令他全身热血沸腾,只想与光之战士在此拼尽全力地战斗——

 

“......阿光!”

部队长猛地起身,冲上前去。芝诺斯缓步走上前拔出太刀,刀刃卷起的气流将飞散的尘土吹散。待芝诺斯看清眼前的状况,男人的眼瞳有一瞬间微微收缩。只见对方单膝跪地,剧痛使光之战士的额头布满了冷汗,无力垂下的右臂已经被鲜血染红。光之战士因为疼痛而紧皱着眉,用另一手虚护着自己受伤的手臂。而光之战士身后的人们毫发无伤。

是了,这个人只是穿着最普通不过的、没有任何防御力的家居服,也没有拿着武器,仅仅凭自己的血肉之躯和海德林赐予的超越之力,在极短的时间内强行挡住了大范围的攻击,会受伤是肯定的。

不过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闲杂人等,却还要去保护他们,甚至让自己受伤——这无疑令芝诺斯感到更加不快了。

“你没必要为他们挡刀,我的挚友。”芝诺斯语气不佳地道,“不过是些杂碎,不堪一击......”

他收刀,俯身想将光之战士抱起,却被面前的兵刃所阻拦。部队长是一名骑士,他的剑横在芝诺斯与光之战士之间,剑尖没有一丝颤抖,一如他坚定的目光。部队长冷着脸,对着这个随手一刀可以把整个部队房劈碎的帝国皇太子道:


“离我们家阿光远点,你这渣男。”

——

部队长对阿光是完全的友谊!

群内甚至搞起了迷之部队长X博士的CP......一个是阿光家的老妈子,一个是被皇子压迫研究各种奇怪东西的叮当猫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6)
热度(51)
  1. 浮灵丿safauaia铜铃山猫大王 转载了此文字

© 铜铃山猫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