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铃山猫大王

偶尔写文。
评论x1>❤xN!

[芝诺光]无心之言④

狗血慢热OOC,废话贼多贼多,光战♂

本章前后画风不符,极度OOC,BOSS聊天室各种瞎扯,写这篇的初衷就是为了爽,很多奇妙设定原剧情冲突之类的,没带脑子写真是很抱歉(也很爽)

——

芝诺斯这次去参加的是帝国一年一度的大型会议,全封闭式,为期一周。虽然很在意之前光之战士招呼也不打就跑掉的事情,但是眼前的繁杂事项让他无法分心。好在芝诺斯提前派了人去每天盯着光之战士,记录下对方这一周的日常。

而他回到空中花园,听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光之战士与原本的部队彻底闹翻了。

芝诺斯心里是很愉悦的,他的挚友身边需要的是绝对的强者,而非那些脆弱不堪,还围着你嗡嗡乱飞的苍蝇般的家伙。可惜他并不在现场,看不到一周前趾高气扬用剑尖指着他的,那个不知死活的部队长的表情。不过芝诺斯下意识地觉出一丝不对劲,他一只手撑着额角,半垂着眼,纤长而浓密的睫毛偶尔一扇,显示出主人飘忽不定的心情。

帝国的皇太子毫无疑问是强者中的强者,站在他面前因为这气场而不自觉有些颤抖的士兵默默地想着。除了力量的强大,太子殿下也有着远超常人的美貌——是的,虽然是个男人,但他称得上美丽这种常用来夸赞女性的词汇。面前人安静沉思的样子十足像是一幅画,不过一想起他喜怒无常的性子,就不免让人胆颤,不由得更让人佩服那位光之战士,竟然能够驯服这只猛兽......

“他们是因为什么事闹翻的?”芝诺斯状似不经意地问道,手指在刀柄上敲打。

“回殿下,是......是因为......您。”士兵带着一身冷汗回答道。

芝诺斯挑了挑眉,嘴角带着一丝笑意,道:“哦?因为那天的事?”

“您去参加会议的第二天,他们最先是白天在屋内争吵过几句,属下并不清楚起因。后来晚饭时又吵了起来,属下在窗户上设下的录音器录到了一部分内容。”士兵从身上拿出录音器,毕恭毕敬地问道:“殿下现在要听吗?”

芝诺斯点点头,显然对属下这一做法很满意。接下来士兵为他播放了那段录音。

 

“你和芝诺斯,怎么会是......”这是部队长的声音。

短暂的沉默过后,芝诺斯听到光之战士的声音,那人道:“这个很难解释,但是我希望你们能接受,那天是个意外,他一定不会再来......”

“接受?你还好意思说让我们接受他?”部队长的语气变得激烈起来,“芝诺斯是什么人你可比我清楚,而且他那天二话不说就掀了门,对着部队成员抽刀,哪怕是你,挡下那一击也受了伤。更不用想如果你不在,我们就都要糊里糊涂的送死了!光之战士,你是英雄不假,但是你始终是部队的成员,不能因为你个人的感情问题影响到大家的生命安全!”

 “那天只是一个意外!”光之战士似乎极力压抑着怒气,“以后不会了!”

成员间引起了一阵骚动,即使光之战士这样保证,可没有人会相信芝诺斯真的会那么听话,毕竟先前的事情就摆在那里,很多人背地里已经对光之战士有意见了。片刻后,躁动渐渐平息,只听得不知道谁小声说了一句话:

 

“身为英雄和那种家伙......真恶心......”

 

录音中陷入死寂,即使不在现场,也能感受到当时尴尬的气氛。士兵的手不禁微微发抖,面前的男人不知何时停下了敲打刀柄的动作,面上的笑意也完全消失了。

 

“我知道了......”录音仍然忠实地为听众复述着当时的对话,只听光之战士用微微颤抖的声音道:“你们是觉得我和芝诺斯不应该有这种关系,这种——‘令人作呕’的关系。”

“你当然不应该!”部队长愤怒地拍桌而起,“那家伙是帝国的皇太子,他做过什么你一清二楚!而你竟然和敌人......也许你只是被他蒙骗了!”

光之战士猛地起身,座椅与地板摩擦发出令人牙酸的尖锐声响。光之战士竭尽全力保持冷静,道:“既然你们不能理解,那我也不强求,就到此为止吧,我退出部队,我们各走各的路。”

部队长一时语塞,直到光之战士推门才回过神,急忙喊道:“你站住!如果接下来部队里因为你遭到芝诺斯的报复......”

“他不会的。”光之战士坚决地道,“你们不会因此受到一点伤害,放心吧。”

 

录音到此戛然而止。士兵低头看着录音器,不敢抬头去看芝诺斯的表情。半晌,芝诺斯终于开口问道:“光之战士现在在哪?”

“回殿下,昨天开始光之战士似乎利用自己的能力隐藏了以太流向,所以暂时失去了消息......记录上光之战士最后出现的地方是乌尔达哈。”

 

“继续注意各地的以太之光,有光之战士的消息立刻告诉我。”

士兵应声退下,芝诺斯坐在王座上,抬手敲了敲耳边的通讯贝,却无法接通光之战士那边。这倒并不是第一次,光之战士有时候会去一些通讯贝联络不到的空间,所以芝诺斯也并未起疑。他觉得自己的挚友一定是因为与部队决裂而激发了斗志,从而决定去更危险的地方锻炼自身。一想到下次见面时光之战士可能又达到了新的高度,芝诺斯的心跳不禁微微加快,他的心情又变得愉悦起来。

啊啊,毕竟是他唯一认可的挚友,这道光芒真是太令人着迷了。

在芝诺斯眼里,那些太过平庸的家伙都是灰白的,大多是千篇一律的面孔。最初那个被他按在地上毫无还手之力的光之战士也是如此。然而就像是被不断打磨的宝石原石一样,光之战士慢慢地展露出自己的光芒,直至臻于完美。那个人是他眼中最鲜艳的存在,令人移不开眼。

 

“殿下——又有冒险者来挑战您了!”耳边传来属下的声音,刚好芝诺斯有了战斗的念头,索性想拿这些送上门来的家伙练练手。然而片刻后传送消息的人语气惊讶地道:“他们已经传送过来了,是......光之战士他们!”

芝诺斯一下子坐直了身体,而后猛地站起身来,战斗的欲望十分热烈地燃烧起来,他迫不及待地等待见到那个人了,毕竟已经分别了一周有余。战斗过后可以直接让对方留在这空中庭院,光之战士似乎很喜欢这里种着的花,倒不如就在这里——

“......殿下?殿下?”属下的声音使芝诺斯回神,他有些不耐烦地‘嗯’了一声,刚想下令将阻拦光之战士前进的防卫都撤走,只听属下结结巴巴地道:“光之战士......离开了......似乎刚看清自己在阿拉米格王宫就、他们几个人就传送走了。”

闻言芝诺斯直接挂断了当前通话,转而去连接光之战士的通讯贝,即使是在信号正常的区域,对面却仍然是无法接通的忙音。发了消息也没有收到任何回复,查看以太流向也是一片空白......

 

芝诺斯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

 

发现自己找不到光之战士之后,芝诺斯立刻打开了手旁的通讯器,一个悬浮屏幕在他面前弹开,仔细看看的话,会发现这是一个十分特殊的通讯贝。

芝诺斯飞快地打字问道:“谁见到光之战士了?”

片刻后通讯贝一震,一个ID是红玉海舞王的成员发了一条语音消息,接着通讯器内传出低沉的男声,男人有些气息不稳地道:“我正在跳舞呢...没见到没见到!”

然后是几条文字消息。

狂怒之涛:“说了我不喜欢养马......啊?光之战士?八百年没见过了。”

绝命斗神:“没。”

真不是妹控:“愚蠢的人类......这种事情也要拿到这里来问。”

爱龙之人:“咳。”

真不是妹控:“......愚...那个谁,现在大家要找光之战士不应该问你吗?怎么今天反而是你找不到人了?”

但求一败:“我也想知道。还没人见到光之战士?”

大地之怒:“来了,在打我和我的崽,赶紧带走。”

但求一败:“拖住,这就来。”

 

可惜芝诺斯还是来晚了一步。泰坦抱着被打得稀碎的花岗石卫向芝诺斯控诉道:“第几次了啊!可算有人管管了!海德林对我有什么意见吗?天天随机都是打我,怎么不专门列一个打泰坦的任务出来啊?现在赶工出来的花岗石卫都粗制滥造,我还怎么打新人冒险者啊?”

“我可以送你去见海德林问问,蛮神。”芝诺斯心情不佳地道。“花岗石卫损毁了多少个回去发消息给我,我的手下会给你送来新的卫士。作为交换,下次再见到光之战士直接告诉我。”

说完芝诺斯就离开了。泰坦捏着石卫的渣渣惊得说不出话,它十分怀疑自己被这俩人给耍了,一个拆一个补,这又是唱哪出啊?

不过就算家里经常被光之战士带人拆个稀碎,阿泰驱使着帝国人造金属的‘花钢石卫’去欺负新人冒险者的时候是真的很开心。


评论(10)
热度(55)

© 铜铃山猫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