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铃山猫大王

偶尔写文。
评论x1>❤xN!

    这首歌的歌词总是会让我想到老爷……于是在深夜脑袋很不清醒的时候写了一点不知所云的东西,意识流,森林其实是指光的内心
    ——
    光之战士在冒险旅途中,遇到过许多形形色色的,性格各异的人,也已经见过太多奇闻异事了,所以即使忘记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他仍然保持着一副很镇静的模样。
    他在这片黑白分明的世界中不知走了多久,天空是黑色的,脚下的砂石是纯白的,天地之间划出一道整齐界线。肉眼可见的以太光辉攀附在他身上,使他成为了这天地间突兀的异类。
    他这是受到了哪个蛮神的精神攻击么?
    光之战士边走边猜想着。
    这天地泾渭分明,纯粹的黑与白交织,着实叫人有些心慌。光之战士心想,要是有人来告诉他这是哪里,或是干脆在现实中叫醒他就好了。
    当他这样想着的时候,脚下的白砂突然变得湿润起来,如同退潮后被浸湿的沙滩。光之战士起初并没意识到这一点,又向前走了几步。

    “喂——那边的——不要再向前走了!”

    耳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光之战士才回神,脚下传来的感受已经像是浸入了水中,他裸露在外的脚腕被纯白的海水拍打着,光之战士连忙退后,脚踩着湿软的沙滩,望向声音穿来的方向。
    说话的人是一个蓝发的男人,从身高来看,大概是个精灵。对方身后也许曾经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树林,之所以称之为也许,是因为光之战士只看到了无数的树桩,像是一片被大张旗鼓地采伐过的森林,和这黑白的天地一般毫无生气。

    “你在这做什么?”光之战士问道。
    “我在种树。”蓝发的精灵答道,“这原本是一片森林,可惜被毁掉了。”
    “看起来像是被人砍伐光了,为什么在那时候不去制止呢?”光之战士问道,完全不觉得这个问题似乎有点小毛病,譬如精灵那时还没有来到这里。
    蓝发的精灵闻言有些沮丧地道:“很抱歉,那时我已经无力去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光之战士理解地点点头,会愿意费力气去复原这片森林的人,如果能阻止它的消亡,又怎么会坐视不管呢?他蹲在一个树桩前,有些疑惑地问道:“都已经被砍伐成这样了,你要怎么复原呢?不是应当将它们挖出种上新的树苗吗?”
    精灵自然地答道:“我每天都从海边打水来浇灌它们,它们没有彻底失去生命,总归是会发出新芽的。”
    这可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居然想用海水浇灌树桩以让枯木发出新芽。
    “我是……光之战士,你叫什么名字?在这里待了多久了?”光之战士又问道,他对这里完全不熟悉,蓝发的精灵先生如同救命稻草,他自然是要想尽办法打听一切与这里有关的事情。好在精灵并无厌烦,尽职尽责地为他介绍道:“叫我奥尔什方就好,我来到这里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我很喜欢这里。”

    怎么会有人喜欢这样一个天地间只有黑白两色的世界呢?光之战士十分不解,当他看向奥尔什方,对方望着光秃秃的森林时眼中的热情却是又那样真切。俩人坐在地上,光之战士忍不住又开口问道:“奥尔什方,你为什么觉得这片森林能够复原?这……怎么看都太难了……”
    精灵用澄澈的蓝瞳直直地望着光之战士,言语和眼神都带着笑意,他反问道:“你相信吗?”
    光之战士愣了一下,迟疑了一下,决定遵从自己的本心,他摇头。
    奥尔什方也不反对,只收敛了笑意,认真地道:“唯独你,阿光,你要相信它们会成长,只要你相信这一点,就一定会成功的。”
    这与他有什么关系?光之战士觉得这简直是无稽之谈,毕竟他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他觉得也许自己不应当和这个家伙再多交谈了,他应该继续寻找出路,可是光之战士却发现自己不想离开,待在奥尔什方的身边使他紧张的神经不知何时彻底放松下来了。

    “为什么这样执着呢……这片森林对你很重要吗?”光之战士小心翼翼地问道。
    奥尔什方点点头,道:“很重要。”

    “那,它原本是怎样的一片森林呢?”
    “这片森林中只有一种树,它们可以长得很高很高,直直探到天空。等到成熟时,就会开满树的光之花,闪亮的花朵如同繁星点缀在这漆黑的天空,实在是再美不过了。”奥尔什方边说边抬手指向天空,“高树上满开的光之花被吹落时如同星降的场景更是壮丽。我想再次看到那壮观的景象,所以希望它们能够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光之战士听他这样描述,心中不禁也在幻想着那美丽的画面。他正出神,突然耳边极近的地方传来奥尔什方的声音道:“阿光,你想看吗?”
    光之战士惊奇地发现自己并不讨厌奥尔什方的靠近,他点了点头,却又觉得好笑——这样一片秃树桩如何能长成通天的花树呢?奥尔什方看出了他的疑惑,他伸出手抚摸着光之战士的侧脸,低声道:“你要相信……你可以的……”
    光之战士怔怔地感受着对方近在咫尺的呼吸,心脏激烈地跳着,他鬼使神差地覆上奥尔什方的手,答道:“我相信你。”
    
    话音刚落,只听得几声闷闷的轻响,两人望去,竟是树桩上钻出了新苗。
    光之战士睁大了眼,随着树苗的生长,他的脑海中渐渐出现了一些零碎的片段。他和奥尔什方对视着,对方的笑容让光之战士下意识屏住了呼吸,渐渐沉溺在那片湛蓝的汪洋之中。说不上是谁先握紧了那双手,又是谁先亲吻对方的脖颈,在这渐渐生长的森林之中,在那片纯白砂石之上,他们亲吻,拥抱,探索,将缺失的部分填充。
    光之战士喘着气,仰望着一片漆黑的天空,光之花慢慢地绽放,仿佛真的是布满繁星的天空。他在哪里曾见到过这样的美景,却是令人心痛的。

    “我所爱的人……请不要忘记我……”
    奥尔什方俯身轻轻地吻了吻光之战士,两人并肩躺在沙滩上,光之战士还想说什么,奥尔什方却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看……光之花要降落了……”
    光之战士顺着他的手望向天空,一阵风吹过,盛放的光之花便如瀑一般自天空倾泻而下。光之战士在那一瞬间终于想起了一切,想起了身边的奥尔什方其实已经……

    他打了个哆嗦,睁眼看向天空,库尔札斯的夜空中,无数闪烁的繁星像光之花那样坠落,流星划过,落向未知的归宿。
    光之战士擦了擦泪水,偏过头轻轻地亲吻冰冷的石碑。他起身将怀中瑟瑟发抖的百合花束放在墓前,转身走向那繁星落下的方向。
    梦醒了。

评论(2)
热度(8)

© 铜铃山猫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