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铃山猫大王

偶尔写文。
评论x1>❤xN!

[芝诺光]无心之言⑩

    芝诺斯X光之战士♂,OOC加粗预警,自娱自乐流

    中秋快乐!送上月饼X1(顶着盾光速跑了

    ——

    光阴神阿尔基克拨动沙漏,让时间回到光之战士还在看着莲花池子数花瓣的时候。

    随着一阵魔导机械的轰鸣声,荆棘森内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虽然加雷马人无法使用魔法,也用不了以太之晶,但是他们的技术可以追踪以太的流向,光之战士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还在躲着芝诺斯,自然地使用了以太之晶从白银乡传送到霍桑山寨,他的动向自然被上报给了芝诺斯。从黄金港大使馆赶到黑衣森林多少还是费了些功夫,芝诺斯派人去四处搜寻光之战士的踪迹,吩咐过后,他看了一眼黑衣森林的地图,一处名为十二神大圣堂的建筑吸引了他的注意。

    芝诺斯听光之战士提起过这里,那大概是某次晚餐的时候,光之战士和他说要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地点是十二神大圣堂。芝诺斯对他人的事情并不关心,只是对光之战士要浪费一整个休息日的下午去参加别人的永结同心典礼这件事有些不快,不过他并没有阻拦,也许当晚可以借此为由,在床上提些新的要求。光之战士似乎对这件事似乎很重视,他一边喝汤,一边用亮晶晶的眼睛偷偷看着芝诺斯。芝诺斯虽然察觉到了他的目光,但是没有表现出来。他放下餐具,整了整衣服,状似无意地看向光之战士,然后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角,又冲着光之战士点了点。

    光楞了一下,拿着送到嘴边的汤匙下意识戳了一下自己的嘴角,才意识到芝诺斯在提醒他嘴角有东西。他有些窘迫地擦了擦嘴,低头认真吃起饭来。

 

    当天晚上芝诺斯望着身下光之战士那双带着泪光的眼睛,动作变得更加粗暴了一点。即使是光之战士也有些忍受不住地呻吟出声,紧紧抓着芝诺斯的手臂,声音颤抖着让他轻一点。

    永结同心典礼啊......

    他的脑海中没由来地出现了这么一句话。

    如果是和他的话,似乎也不错的样子。

 

    然后他想起前天和吉祥天女通讯的时候,对方遮遮掩掩地说道:

    “光之战士最近在......就是那个,相亲啦。”

 

    背着他相亲的账还没算,如果今天光之战士是来预约永结同心典礼的,那他可真没有那个耐心再听吉祥天女的话等下去了。芝诺斯冷笑一声,摸了摸腰间的太刀,他通知搜查荆棘森方向的下属撤离,准备亲自去大圣堂看看。

    今天芝诺斯穿着便装,腰间挂了一把太刀,虽然气势逼人,但是也不似平日那样显眼。他来到大圣堂前张望了片刻,一路上并没有看到光之战士,这使他稍微安心了一些。

    “您好——”

    大圣堂的铁门被推开,克拉丽贝尔带着微笑向芝诺斯招呼道。

   “说起来,您是今天第二位在这里张望的先生了,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到您的吗?”

 

    第二位先生?芝诺斯沉默了片刻,但是并未多想。他几步走上前去,问道:“今天有没有一个男人,大概这么高......或者说,光之战士今天有没有来过?”

    克拉丽贝尔作为典礼策划人,一直都很会察言观色,她很快意识到面前这位看起来很不好惹的先生和先前来的那个园艺工应该有某种联系。虽然没有见过光之战士的长相,但是根据芝诺斯比划的身高,她有些迟疑地道:“抱歉,我没有见过光之战士,但是确实有一位先生的身高和您所说的差不多。他似乎有心事的样子,我就建议他去看看大圣堂周围的鲜花......”

    正说着,一众宾客和一对精灵族的新郎新娘走了出来,他们笑着和克拉丽贝尔道别。其中的新娘看了一眼芝诺斯,她的表情有些疑惑,总觉得这个男人似曾相识。但是在爱人的催促下,她便收回了视线。

    “祝你们长长久久。”克拉丽贝尔向那对新人说道,然后抬头看向身边的芝诺斯,“刚刚那位先生应该还没有离开,不知道是不是您要找的人......啊,您看那边,我说的就是他。”

    芝诺斯顺着克拉丽贝尔所指的方向看去,那确实是他要找的人。

    光之战士手里抱着一束纯白的花束,正在拱门下玩魔法棱晶。一小片遮住阳光的云缓缓移开,有些晃眼的阳光泼洒在这片森林之中,光之战士使用了一个新的棱晶,却没发现有什么特殊的效果,他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四周,却与走上前的芝诺斯四目相对了。

 

    他确实看不到,因为这种魔法棱晶的效果是在使用者的背后增加一双梦幻的光翼。站在阳光下的光之战士看到芝诺斯时整个人都呆住了,身后的翅膀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晃动,细碎的光屑掉落在地面上,在阳光的照耀下泛起淡淡的光辉。刚巧他站在绘有十二神象征图案的拱门下,微风轻抚,光线正好,加之某人眼中的神奇滤镜,此时的光之战士如同降临人间的神使一般。光之战士手里还捧着新娘丢来的洁白花束,虽然此时他穿着的不是礼服,却让芝诺斯有种‘他是在等我’的错觉。

    当两个人都回过神来的时候,芝诺斯已经来到光之战士面前,一把将对方拉进怀里,毫不迟疑地吻了下去。

 

    也许是多日未见(大概?)的原因,芝诺斯的吻十分热烈,比从前更多了一分侵略意味。在光之战士发懵的时候,他的手紧紧地箍着光之战士的手臂,光之战士一时挣扎不开,只能被芝诺斯按着亲吻。

    天啊......这可是在十二神大圣堂前!和自己几乎已经算是分手了的男朋友——不,明明是炮友!在这种神圣的地方和炮友热吻......海德林在上!这事千万不能被部队的人知道!

    不知道是因为缺氧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光之战士的耳朵一阵发热。

 

    “刚刚的那个家伙是帝国军的......芝诺斯......”

    耳边传来嘈杂的人声,慌乱间他听出那是精灵族新娘的声音,她认出芝诺斯了!

    在返回的人群还未赶到的时候,光之战士猛地发力将芝诺斯推开,情急之下掏出了自己的伐木斧劈了过去,芝诺斯也反应极快地抽刀格挡,露出了一个愉悦的笑容。

    “啊啊......真是热烈的欢迎啊,我的挚友。”

    芝诺斯手上用力,刀刃微微压下,光之战士的伐木斧某处传来不堪重负的响声,并不适合作为武器的它显然支撑不了太久。周围已经有人要上来帮忙攻击芝诺斯,不过光之战士此时更希望他们老老实实站在原地看戏——他担心芝诺斯会毫不顾忌地在大圣堂前伤人。因为刚刚激烈的亲吻,光之战士的脸上还泛着红晕,他顾不得和芝诺斯多说,忽然间将手上抵挡的力道一卸,芝诺斯的刀一时没收住,闪着寒光的利刃堪堪擦过光的耳边。

    事发突然,但芝诺斯几乎是瞬间就反应过来,伸手想要抓住光之战士的手臂。然而光之战士早就预料到他的动作,毫不迟疑地冲着大圣堂的大门疾跑过去。周围的人群自动地给他让开一条道路,没了阻碍,两人一前一后地冲到了荆棘森中。

 

    也许是跑得太急了,光之战士并没有注意脚下,他被凸起的树根狠狠地绊倒了。因为他跑得很急,这一跤使他眼前的整个世界疯狂地旋转起来,最后定格在天空和繁枝茂叶上。这一下摔得够狠,一时间光之战士的脑袋嗡嗡作响,反应都变得迟缓了。耳边传来的脚步声逐渐靠近,光之战士却还没恢复过来,只能用尽全身力气握住伐木斧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丢去,然后试图借这个机会起身。芝诺斯自然是不会被这种毫无章法的攻击伤到的,他微微一侧身子就躲过了飞来的斧头,然后快步上前按住了乱动的光之战士。

    光之战士奋力挣扎,奈何已经被对方制住了,最后只能喘着气放弃抵抗。芝诺斯紧紧地抓着光之战士的胳膊,强迫他张开手掌,光之战士这才感觉到火辣辣的痛楚——他的掌心在刚刚摔倒时蹭在了地面,已经擦破了皮,一片通红。而更为猛烈的痛感同样自膝盖处传来,芝诺斯借着体型优势,把光之战士箍在自己的怀里,他一言不发,也没了刚刚气势汹汹的架势。光之战士一动不动地缩着在芝诺斯怀中,耳边能够清晰地听到芝诺斯的心跳声。

 

    “别动。”

    芝诺斯语气严肃地道,同时低下头去看光之战士的腿伤。皇太子柔顺的金发垂在脸侧,带着光之战士熟悉的洗发露的味道。男人难得动作轻柔地替他卷起裤管,露出膝盖上一片惨烈的擦伤。虽然他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光之战士悄悄瞥了对方一眼,还是发现对方似乎有点生气了。

    光之战士觉得这大概是自己的错觉,毕竟前些日子这家伙去部队那次,看着他流血不止的手臂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等下去找帝国的医师来看看。如今只是一块擦伤罢了,芝诺斯怎么可能会生气呢......

    似乎是发现光之战士在走神,芝诺斯有些不快地皱了皱眉,直接将光之战士打横抱起,不顾对方的挣扎把人带着往飞空艇处走去。

 

    “芝诺斯!你要对他做什么!”

    礼堂方向的冒险者们似乎是做了决定,在芝诺斯即将登上飞空艇的时候终于冲出来试图制止他。和不断反抗的光之战士做了半天斗争的芝诺斯今天倒是难得的好脾气,把光之战士往肩膀上一抗,反手抽刀用剑气将冲上来的人掀翻到几米开外,并没有伤人。周围的帝国士兵立刻抽出枪械,阻止了冒险者们的前进。见那群人迟疑地停下脚步,芝诺斯的嘴角勾起一丝愉悦的微笑,然后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拍了拍光之战士的屁股。

 

    “——如你们所见。”

 

    光之战士:“@¥%%&!!!”

    芝诺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流氓了!!!吉祥天女你都教了他什么东西啊!!!

    TBC.

——

凉屿划亮了第二根火柴,火光里出现的还是多多的评论 (??

评论(21)
热度(51)

© 铜铃山猫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