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铃山猫大王

请不要一次点很多喜欢和推荐!
评论x1>❤xN!
究极杂食党,长期墙头FF14

[芝诺光]无心之言⑤

    芝诺斯X光之战士♂ 惊天动地OOC,看看图个乐呵就好,切勿较真

    ——

    光之战士和队友第十二次被传送到阿拉米格王宫门口的时候,芝诺斯刚好全副武装地从王宫内大步走出。当芝诺斯发现来人是光之战士时,对方周身已经开始围绕着紫色的光晕,显然是打算传送离开。芝诺斯脚下顿了顿,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道:“光——”

    但是光之战士仿佛什么也没听到,紧闭着眼感受以太流动。芝诺斯快步上前,伸出手却抓了个空,以太的光点转瞬消逝。

    阿拉米格王宫也好,化身神龙时的战斗也好,只要是任务随机到了有芝诺斯的地方,光之战士就会立刻离开。虽然芝诺斯近日来一直在试图找个机会和对方谈(da)谈(jia),奈何光之战士一旦认真隐匿踪迹,没人找得到这个被母水晶眷顾的家伙。不过光之战士总归还是要继续做任务,芝诺斯打开通讯贝,叕一次发消息问起了光之战士现在在谁那边。

 

    但求一败:光在哪里?

 

    通讯贝里原本在热火朝天的讨论着东方特色食物,芝诺斯冷不丁地插了一句进来,半天都没人回复。芝诺斯蹙起眉,他觉得这不像是这群家伙的作风,于是他又问了一次,通讯贝内却仍然一片死寂。

    与此同时,抑制绝境S1T7。

    光之战士手中的枪微微发烫,枪口直直地对着面前巨大的蛮神,而光的脚下是一片植物被火焰烘烤过后留下的焦黑。魔神萨菲洛特俯视着面前的一队人,左手藏在圆台下方,手指放在一块悬空的光幕之上打了几个字。

    “我劝你把那个奇怪的通讯贝关掉。”光之战士面无表情地说道,而后开了一枪,炽热的火焰弹不偏不倚地紧擦着萨菲洛特的左手手臂掠过。“你如果告诉他我在这里,以后就不是偶尔随机任务来打你一次那么简单了,懂么?”

    萨菲洛特不得不承认,自己被光之战士少见的凶狠眼神镇住了。虚按在‘发送’键上的手指抖了抖,为了自己未来的平静生活,魔神果断选择把通讯贝关掉。虽然神龙也是个麻烦的家伙,但是老话说得好,这一物降一物......

    光之战士带着传闻中已经‘决裂’的部队亲友十分麻利地结束了战斗,萨菲洛特又从鸟笼子里掏出最大最壮的一只战争猎鹰塞给光之战士,终于把这神仙给送走了。魔神长出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圆台边,打开了蛮神通讯贝给罗波那发消息。

 

    生命之树:今天我挨揍,下次该你了。

    强多什么拉哈:光之战士去找你了?神龙刚还在贝里问,你咋都不说一声。

    生命之树:等下次你挨打的时候就知道了,劝你备好鸟,老老实实挨揍,不要多嘴。

    强多什么拉哈:你们这些被打过的怎么一个个反应都这么奇怪......

 

    萨菲洛特叹了口气,关掉通讯贝,抬手用刚刚拿来打人的树藤编了个吊床,毕竟蛮神也是要午休的嘛。

    ——

    光之战士确实是没有和部队真的断了关系,那一切不过是演戏罢了。他知道芝诺斯一定会派人在部队房盯着,为了防止这家伙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光和部队长决定演一出吵架决裂的戏。当然,光之战士不觉得这能骗过芝诺斯,这不仅是在告诉芝诺斯不要再来找部队的麻烦,也是演给其他‘关注’着光之战士的人看的。

    听说在遥远的东方有句话叫人怕出名波奇怕壮,光之战士因为越来越出名,导致部队成员也偶尔会受到影响,这下大家都能清闲一段时间了。

    因为不能回部队房,自己也没有买房子,所以光之战士这些天都住在朋友闲置的房子里。刚开放房产购买的白银乡人不算多,也算得了个清静。和朋友分别后,光之战士戴上白狐面具,不利用以太之光传送,徒步走回了自己的住所。

    一直这么躲下去不是办法,光之战士陷在柔软的莫古力沙发中苦恼的想着。突然他耳边的通讯贝震了震,是部队长。

    “阿光啊,今天日常打完了哈?”听起来部队长似乎挺高兴的。“一会收拾收拾自己,晚上去相亲吧。”

    光之战士一个激灵从沙发上坐起身,单手按着通讯贝,不敢相信地道:“什么...相,相亲?”

    部队长笑嘻嘻地道:“对呀,相亲,之前跟你提过的。我知道最近你和芝诺斯什么情况,与其你一直东躲西藏和他继续不清不楚下去,还不如去相亲找个更好的。”

    光之战士原本想找个理由拒绝,可是一想到芝诺斯那晚所说的话,光之战士心里又有些发涩,望着天花板出神。等他回过神来部队长已经絮絮叨叨了半天,光之战士只见听对方说了句‘下午六点永远少女亭必须要来不准迟到’,通话就结束了。

 

    没办法了,就当做是应酬去一趟吧。

    光之战士脱下身上的装备,打开衣柜取出正装,衣服的下摆把放在衣柜深处的几张文件带了出来。图纸飘落在地,光之战士俯身去捡,指尖触到纸张时顿了顿,他靠着衣柜慢慢地坐下,手指轻轻地捻着图纸的一角,光之战士垂眼望着纸上熟悉的线条,抿了抿唇。

    那是光之战士一笔一笔亲手画成的图纸,是他们的婚礼礼服和场景布置的设计图。可能在他人眼中芝诺斯是个只热衷于战斗,不解风情,不懂情趣的家伙,但是光之战士发现芝诺斯其实是很重视仪式感的。比如在阿拉米格决战之时,芝诺斯化身神龙,特意为他期待已久的这场战斗创造了一个结晶化空间,光之战士后来回想起来,在那样梦幻而美丽的空间中与实力相当的对手进行淋漓尽致的战斗,也许本人都没有意识到,却可以说是很有芝诺斯风格的、独特的浪漫了。

    不过婚礼这样的场景,如果交由芝诺斯这家伙来设计,就不免令人担忧了。当然,帝国的皇太子的婚礼一定会有许多专业人士出谋划策,光之战士也只能提出一些参考意见。其实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够和芝诺斯共同步入十二神大教堂,可以暂时地忘记彼此的身份,离开世俗的纷扰,只因为那被无数人歌颂过的感情,在十二神的见证下接受祝福。

    可惜一切美好的想象都被芝诺斯的无心之言打破了。也是那一刻起,光之战士意识到他们之间的距离不只是因为外界的影响,还有很多是他从未想到过的。爱情使人盲目,使光之战士误以为他们已经走到了可以烙印的地步。

 

    光之战士站起身,小心翼翼地把手中的设计图抻平,又用其他文件将画上俊美的金发男人遮住,和心里曾经美好的幻想一同藏进衣柜的最里层。

    ——

    艾欧泽亚时间,傍晚六点整。

    光之战士的情绪被那两张设计图弄得有些低沉,收拾起来也有些慢吞吞的。当他赶到海都时夕阳正好,海风温柔地抚摸着上层甲板上的每一个人,这幅平和的光景使光之战士的心情缓和了许多。永远少女亭也是海都比较有名的餐厅了,光之战士之前在做任务的时候认识了这里的领班梅露可可,她是位很可爱的拉拉菲尔女士。

    “欢迎来到永远少女亭,光之战士。”梅露可可见光之战士来了,拎起裙角在门口向他行礼,而后捂嘴笑了笑,道:“那位客人已经在座位上等您了,请进吧。”

    永远少女亭原本就不是一家很大的餐厅,平日里也只有几张不大的圆桌。今天因为是被包场了,多余的桌椅都被撤走,只留了中间一套桌椅。这次的相亲对象是一位男性精灵,据说是海都某个大商人的长子,家里海上生意做得很大,也就是说这个相亲对象很有钱。

    但是光之战士觉得他应该没有芝诺斯有钱,毕竟人家是帝国皇太子。

    怎么又在想芝诺斯了!光之战士悄悄掐了自己一下,脸上摆出自己常用的标准微笑,道:“抱歉,我来晚了。”

    “没关系,您先请坐吧。”精灵微笑着,披肩的棕发垂在脸侧。店内为了营造气氛,开了几盏偏暖色的灯,还有鲜花装饰在两人周围,店内管弦乐琴也放着光之战士喜欢的乐曲。看得出对方是花了工夫来准备这顿晚餐的。光之战士因为这些细节对面前的精灵有了些许好感,嘴角弯了弯,坐在精灵对面。

 

    菜品很快端了上来,两人显然都记着自己是来做什么的,拿起餐具的同时精灵开口道:“光之战士......嗯,请问我可以叫你光吗?”

    光之战士点点头,他并不介意别人怎么叫他。

    “那么,光,可以冒昧地问一句,你是因为和前任分手了才决定来相亲的吗?”

    “......算是吧。”光之战士垂眼望着盘中的美食,他并不想再谈论这方面的事情了。

    精灵识趣地没有再追问,只点点头道:“抱歉,我只是有一点点好奇。不过我并不介意你有前任...说起来,你的前任也是男性吗?”

    光之战士点点头,把嘴里的绿宝石豆慢慢地嚼碎咽下,心想你还说不介意,根本就是来打听八卦的吧。

 

    “其实我个人希望妻子是乌尔达哈本地人,家里经商或者是贵族的话最好,因为这样比较方便我们家的跨国贸易。但是如果是光之战士你的话,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妻子?什么妻子?光之战士咬盗龙肉的动作顿了顿,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家里是做生意的,我作为长子是第一继承人,但是如果和男人在一起没有子嗣的话,大部分家产都会被弟弟继承。所以婚后我会需要一个女人为我生下继承人,这是为了我们的财富着想,希望你能理解。哦,对了,结婚要冠我们家的姓氏,这点是肯定的。”

    醒醒,你家只是个做生意的,又没有王位要继承。光之战士一边腹诽一边面不改色地喝了一口冻雾鸡尾酒。

 

    “房产的话不用担心,我们家有很多套房,婚后住在哪里可以由你来定,不过房主的名字肯定要写我的。我母亲说她离不开我,还是要我陪在身边,因为你没有父母,所以我希望能和我父母一起住,你也可以照顾他们,感受一下亲情。你应该也没有兄弟姐妹之类的吧?”

    “还有,虽然你是大英雄,但是结婚后我希望你能稳定一点,就在海都长期定居吧。总是在外面跑多危险啊,而且我每天很忙,有时候会需要你陪我出席晚会,和其他商人的太太们打好关系也很必要。哎呀,我差点忘了你是光之战士,参加过乌尔达哈的王室宴会的,想必上流社会的社交方面你都很清楚了,那太好了。”

    “我之前有过婚约,不过对方家里破产了就没有结婚。我母亲看了很多女孩子的资料,但是我都看不上,这次和你相亲,她倒是没有太犹豫,我还挺吃惊的,哈哈哈。乌尔达哈的娜娜莫女王也曾经给我寄过信,可惜她是拉拉菲尔族,而我是精灵,实在是遗憾。我母亲也说了,要我找个同样高贵的精灵族最好,人族倒也可以,我倒是也蛮喜欢猫魅,只可惜有生殖隔离,生不了孩子.....”

 

    生你个魔石精啊生!

    光之战士单手扶着额头,对面的精灵还在滔滔不绝地讲着‘我希望’‘我母亲说’,明明是来相亲的,这人的话却让人有种他们明天就要结婚,大局已定的错觉......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家伙说的话实在,太欠揍了!

    “抱歉,我想起我家地里的釉质坚果还没浇水,我得回家了。”光之战士微笑着道,起身就要离开永远少女亭。精灵连忙站起身,好像还不明白光之战士为什么要走,眼神中隐约有挽留之意。大概是那双蓝色的眼瞳使光之战士想起了某人,于是他下意识地站在原地没有动,用最后的耐心等精灵说完要说的话。

    只见精灵用刺绣手绢优雅地擦了擦嘴角,道:

    “那个,咱们一人一半付钱吧,今晚的菜、包场费、还有场地装饰费,一共是——”

    光之战士不等他说完,甩下一袋子金币,头也不回地走了。

    TBC.

评论(30)
热度(48)

© 铜铃山猫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