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铃山猫大王

请不要一次点很多喜欢和推荐!
评论x1>❤xN!
究极杂食党,长期墙头FF14

[芝诺光]同类①

    突然想写的芝诺斯x被神龙影响异化的龙猫光
    放飞自我,下章开车(也许吧)
    ——
    “滴。”
    遥控器发出一声轻响,惨白的灯光填满了整个房间。身着白色防护服的研究人员涌入,熟练地布置器械,配置药物。
    房间正中是一个巨大的黑色方块,从其外表的金属光泽和细密的纹路便能知晓其一定造价不菲。此时方块接收到了开启的命令,正中间裂开一条缝隙,将其内里封印之物展现在每一个人眼前。
    很难想象,这样严密的防守,竟然是针对眼前这样一个看起来苍白无力的青年而设。青年坐在一个宽大的黑色座椅上,赤裸着上身,脖颈,手腕,腰间,脚腕都被纯黑的金属扣环束缚在椅上。从他头顶的猫耳不难看出他是一个猫魅族,可是他的外表又让人疑惑——猫魅族为何会有鳞片?
    是的,青年作为一个猫魅,显然身上多了些奇怪的东西。他的侧颊上覆着一层铁灰色的鳞片,赤裸的胸腹前也覆着一层薄鳞,青年呼吸间腹部微动,隐约可见半透明灰鳞下的腹肌。鳞片向着青年的背后蔓延,腰腹间的鳞片更为细密,直延伸到被衣物遮挡的部分。
    随着研究人员将一管针剂打入青年体内,青年全身颤了颤,口中发出含糊的哼声,这药剂使他感觉很不舒服。随着第二针扎破他的皮肤,青年喉咙中发出一声低低的咆哮,那已经不似人类的声音。猫魅青年身体突然开始发生异变,小臂被尖刺般坚硬的鳞甲覆盖,手指则变成了某种兽类的爪子,在座椅扶手上抓挠着。他不满于身上的束缚,开始挣扎,发出的声音也越发像是野兽的吼叫。
    检测数据的仪器发出尖锐的警报声,研究人员们低声交流着观察到的情况。突然间,一声尖叫刺进他们的耳朵,有人发现青年几乎要将一只手上的扣环挣脱了。之所以那人会被吓到尖叫,是因为制作扣环所用的金属非常昂贵并且稀有,它足够强悍,在大众的认知中,被这种扣环束缚人类,即使是光之战士,也是做不到将它挣脱的。
    不过光之战士——也就是这个猫魅青年,已经不能算是完全的‘人类’了。

    房间内陷入短暂的混乱,研究人员手忙脚乱地整理资料,收起昂贵的器械,看起来是要暂时停止今天的研究活动了。黑色方块中的缝隙慢慢合上,座椅上的青年还在无意识地与扣环做着斗争。忽然他抖了抖猫耳,停下挣扎的动作,用那双覆着淡银色薄膜的竖瞳望向门口。
    所有人耳边都传来鞋跟与地面碰撞发出的‘咯咯’声,来人全副武装,边走边摘下那厚重的头盔,露出被遮掩的俊美面容。房间内惨白的灯光照在他金色的长发上,被柔化成一种淡淡的光泽。见他来了,研究人员们全部停下手边的事,向他行礼,而后继续整理东西,却不似方才那样慌张了。

    因为他来了。
    这是比金属更保险的,光之战士无法挣脱的桎梏。

    “……芝诺斯大人,光之战士现在已经可以自行挣脱α钢环了,这说明他的异化程度已经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为首的研究员向男人说道,同时再次打开黑色禁闭仓,向芝诺斯展示内里的情况。
    光之战士左手上的扣环已经被他卸下,作为自由的交换,他的手腕无力的,血淋淋的挂在扶手上。猫魅的耳朵因为疼痛而无精打采地下垂着,眼神却是死死地锁定在逆着光站在面前的男人身上。随着禁闭仓的大门慢慢打开,猫魅因为强光微微眯起眼,覆着白膜的竖瞳中映出芝诺斯的倒影。
    研究员似乎被这家伙硬拆扣环的行为惊到了,愣了一会才继续说道:“如果……如果不更换新的用具,他逃脱的几率会上升20%……为了安全起见,芝诺斯大人,我建议……”
    “他逃不掉的。”
    身材高大的男人缓步走到光之战士面前,微微俯身看向那鲜血淋漓的手腕,嘴角多了一丝笑意。
    “只是一只手就伤成这样,全部挣脱之后你觉得他还有力气爬出去?”
    研究员立刻低声道:“是属下考虑不周了。”
    “今天的研究就到此为止,你们都退下吧。”芝诺斯说道,“今天我都会在这里,明天再来换新的扣环。”
    所有人应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整齐而无声地离开了房间。芝诺斯示意自己的随从为他卸下身上的重甲,垂眼看向光之战士正轻轻抓挠着扶手的左手。那手指已经变成坚硬的爪子,无法自由弯曲,手腕处还是人类的皮肤,却因为与扣环的斗争被磨得皮开肉绽,鲜血滴答落在地面上,空气中泛起极淡的铁锈味。
    随从们收好盔甲退了出去,偌大的空间内只有芝诺斯和光之战士两人了。

    芝诺斯换上了紧身的黑色短袖,贴身的衣物勾勒出他身上的肌肉,这个男人有着十足强悍的体魄。相比之下光之战士虽然也有着结实的肌肉,和芝诺斯相比就显得完全不够看了。猫魅的身体是精瘦柔韧的,有着野性的美感。二人因为种族差异,身高上也差了很多,对比起来更加明显了。
    芝诺斯刚走近了一些,猫魅便猛地挣扎了一下,奈何颈间和腰上都被锢着,动弹不得。他个人的意识慢慢地回到身体中,看清了眼前的人是谁。竖瞳微微收缩,光之战士发出威胁的咆哮声,如同被激怒的野兽一般,耳朵和尾巴上的毛发都炸了起来。芝诺斯无谓地笑了笑,按了一下遥控器,座椅后便多了一张舒适的床。
    光之战士知道他要做什么,更加激烈地挣扎起来,只是相比威胁,他的举动和声音更多让人感受到无力反抗的绝望。

    芝诺斯现在没有防具,垂死挣扎也许尚有一线生机,于是光之战士压抑的绝望终于爆发了。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异化了,主要体现在他的头顶,两只猫耳中间的位置慢慢突出了两只龙角,同时身上其他部位的鳞片也变得更加明显了。
    右手上的扣环发出不堪重负的响声,光之战士被颈间的禁锢物弄得有些呼吸困难,不得已停下来,一边喘着气一边看着靠近的芝诺斯,不甘心地呲牙以示威胁。不过他并非护月之民,没有那么尖利的牙齿,即使有,在芝诺斯看来也不过是一只奶猫在展示它毫无伤人能力的爪子罢了。
    光之战士的龙角似乎已经成型了,新生的角上还覆着一层薄膜。芝诺斯一只手将光之战士的左手按在扶手上,单膝抵在椅子上,十分强势地用膝盖分开光之战士的两腿,将猫魅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之下。光之战士被他的举动吓到了,一时忘记了挣扎,目光直直地盯着芝诺斯的胸口。
   
     芝诺斯低头用鼻尖轻轻地蹭了蹭光之战士的龙角,道:“你的角就像你一样……”
    说话间温热的吐息喷在敏感的新生龙角上,惹得光之战士猛地偏过头去。芝诺斯的侧脸险些被龙角划伤,不过他并不介意,在光之战士耳边轻笑。
    “看啊,我的挚友。你和我越来越相似了。”
    芝诺斯掐住光之战士的下颌,强行使猫魅面对他,然后俯身舔吻光之战士紧闭的双唇。猫魅倔强地不肯配合,忽然身下被芝诺斯用膝盖恶意地蹭了一下,突如其来的酸麻感觉让他下意识地张了张嘴,便被芝诺斯抓住了机会,舌尖猛地探入,强势地同光之战士交缠。光之战士被吻得透不过气,发出了呜咽般的声音,使得芝诺斯更加愉悦了。
    “只有你……在这个世界上……才配和我站在一起……”
    恶魔在耳边低语着,将最后的光芒也带走了。
TBC
如果有缘,坑会自己把自己填满。

评论(7)
热度(26)

© 铜铃山猫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