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铃山猫大王

偶尔写文。
评论x1>❤xN!

[Toothcup]情非得已①

驯龙旧文请不要一连串红心蓝手下来,喜欢可以评论或只点第一章,万分感谢。

CP牙杯,ABO设定,无拟人无拟人无拟人你们懂的OK?
灵感来源的原梗@黒遊柏克 感谢太太提供如此爽梗。
目标是写成带颜色的文,但是第一次写就是这种...不说了先给自己点个蜡。
——
在博克岛,一年四季都像冬天,严寒而干燥。生活在这里的维京人们没什么特别之处,每天忙着种田,放养动物,制造武器和家具......唯一值得一提的事情大概是,他们的日常活动之一是屠龙。不论男女,大多都是在龙的烈焰下摸爬滚打着长大的,所以屠龙在维京人的生命中是一件很有象征意义的事情。哪怕你还是个孩子,也要在一次次龙的袭击中试着展现你屠龙的天赋。

维京人父母经常鼓励自己的孩子们勇敢地去参与战斗,因为十二岁以前无法准确的判断出一个人是Alpha、Beta还是Omega,而通过屠龙时的表现,就大致可以预测一个人的ABO性别。能够取得优异成绩的往往是那些Alpha们。优异的基因注定他们是天生的战士,是未来的屠龙精英。而那些能力一般,但是数量最多的Beta们并不一定就会输给Alpha,他们是屠龙的主力军,团队协作使他们能发挥出不逊于Alpha的力量。

博克岛上的绝大多数人都是Alpha或Beta,甚至一度没有Omega的存在。因为在这样一个长期面对着恶龙的袭击的部落中,力量微弱到可以用柔弱来形容的Omega很难自保。他们不被允许屠龙,这是一种保护——但也就注定与种种荣誉无缘。

生出一个Omega对于大多数家庭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而当家主是部落的首领时,这种情况显得尤为糟糕。

“不行,Hiccup,无论你再怎么说,在这件事上我是不可能同意你的。”有着浓密络腮胡子的首领无奈地推开自己的儿子,“让你去和Gobber学锻造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毕竟你是个Omega——说真的,如果你是个Beta我绝不会多说一个字,但你是个Omega。”

身材瘦小的男孩执着地跟在他的身后,反驳道:“我是Omega没错,但是从来没有人说Omega没有办法杀死一条龙!”

“Hiccup,你很清楚Omega没有Alpha那样强健的身体,根本没有去同龙搏斗的力量。”他的父亲疲惫地坐在座位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道:“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不希望你...和你妈妈一样葬身于龙爪下。就当是为了我,老老实实地待在Gobber那里好吗?”

父亲提起母亲时露出的伤感让Hiccup十分无奈,只好随便应了两声后转身走上楼梯,准备继续思考说服父亲的理由。然而外面突然传来的尖叫声和龙的咆哮声注定了他今夜很难安稳地入睡。

Hiccup从楼梯上蹦下来,他的父亲Stoick正拿起战斧准备冲出去指挥作战。临出门前Stoick回头看了他一眼,严肃地道:“你最好一整晚都和Gobber待在一起,不要被我发现你又偷偷跑去操控投石机。”

“好的,我当然不会......”他漫不经心的承诺还没说完,Stoick已经冲出家门了。“......老老实实地待在Gobber那里。”

 

Hiccup向Gobber的铺子走去,外面已经是他见惯了的厮杀场面:强壮的Alpha们挥舞着重锤,轻易地砸断了一只烈焰狂魔的颈椎。Beta则借助投石机一类的工具,用沉重的圆石击落那些高飞的龙。而作为博克岛上唯一的Omega,他正准备去帮忙维修武器。

以身体强壮的水准来评判一个人的能力,这实在是不公平。Hiccup抡起铁锤,让它重重地落下。十二岁以前包括他自己在内,没人觉得他会是个和他父亲一样出色的Alpha,但也没有谁想到他会是个Omega——毕竟在博克岛上已经二十年没有Omega出生了。

他仍然记得那天父亲请Goshi为他鉴定时的情形。德高望重并且向来对他很和善的老人摇了摇头,用拐杖在地上画了一个圆,那是象征着Omega的圆,也是决定了他一生命运的圆。

真是的,好端端的想起这些做什么。

Hiccup用力晃了晃脑袋,晕眩感让他不得不关注自己身边的现实世界。涌向铺子嚷嚷着要修武器的人少了许多,Gobber一个人就足以应对了,这正是他溜出去的绝佳时期。于是趁着Gobber和一个高壮的男人互相高喊着说话的时候,Hiccup迅速地跑到门边窜了出去。

Stoick正在广场中央同一只致命纳得搏斗着,身为Alpha使他的肌肉格外发达,一拳下去可以打得那只龙趴倒在地。不过Hiccup没有感叹的时间了,他得趁着父亲没有看到自己溜出来之前做点什么。

——比如找到一台投石机,用尽全身力气搬上去一块圆石,然后在空中瞄准随便什么龙发射出去......不过他搬不动那块石头,所以Hiccup还是选择用弹弩。

“嘿!Hiccup!你应该躲到屋子里去!”和他同龄的Astrid用战斧砍伤了一条龙的翅膀,然后冲着他喊道:“你不要命了吗?!”

“我很好!Astrid!”Hiccup不甘示弱地回话道:“当心你的右边——”

Astrid是一个女性Alpha,虽然只有十五岁,却已经将她的屠龙天赋展现得淋漓尽致。加上长得也算好看......Hiccup觉得自己大概是有点喜欢她。但她和另外那几个同龄小伙伴并不喜欢和他一起玩,就因为他是一个‘柔弱’的Omega。

Astrid抵挡住飞龙的扑咬,然后一人一龙纠缠着往旁边去了。于是没有人打扰他,Hiccup继续看向天空。一道紫色的光闪过,速度极快,但它被Hiccup注意到了。于是他尽力地去追寻那如同闪电一般的紫光。那条龙吐出的并不是寻常的火焰,而是紫色的,如同一枚炮弹,威力极大。这种龙并不常见,根据Hiccup曾读过的龙之书也没有记载过这样的龙.....

不过人人都知道那是夜煞,闪电和死亡结合的产物。

Hiccup浑身都紧张起来,紧张到能看到他面上的小雀斑都在发抖。他的目光追寻着夜煞飞行的轨迹,然后用他这短暂人生中积累起来的全部知识来推算,最后像是崩断了一根弦那样快的瞬间,他发动弹弩,然后击中了那只夜煞。

 

“耶!!!”Hiccup难以控制自己地高呼起来,“我...我击中它了!我击中了一只...一只夜煞!我做到了!”

“一只夜煞!你听见他说的了吗?Hiccup说他击落了一只夜煞!”Snotlout不知何时来到Hiccup身旁,他仿佛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拉着Tuffnut一起笑得几乎要倒在地上。“雷神啊!一个Omega用弹弩击中了一只夜煞!”

Hiccup喜悦的心情顿时被破坏了,他抿唇不语,低头往Gobber的铺子走去,并不想理会这些无聊的家伙。但是仍然有人不肯放过他,拉住了他的外衣。Hiccup不耐地转身,道:“我确实做到了!我没有在发疯!”

拉住他的人不是刚刚嘲笑他的两人之一,而是那个身材滚圆的Fishlegs,他怯懦地说道:“......我看到了,你确实击中了一条龙...不过我没有看清那是不是夜煞,但至少你不是在发疯。”

“哦,谢了,Fishlegs,你的话让我感觉好多了。”Hiccup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这让他感觉到无比的疲惫。他同Fishlegs道别,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Gobber那里。

    终于,飞龙们带着自己的战利品飞离了博克岛,人们咒骂着这些野蛮的强盗,在Stoick的指挥下收拾残局。没有人会指责一个Omega在这种时候不出力气,所以Hiccup可以带着他的小心思回家去准备睡觉,说实在的,这大概是身为Omega唯一的好处。

 

他给归家的父亲倒了一杯热牛奶,并且说了今晚他所做的事情。意料之中的是,他的父亲非常生气并且不相信他击落了一只夜煞。

不过Hiccup并不气馁,他躺在床上翻了个身,看着外面的月光,那只夜煞被击落时的情形又一次重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他决定明天去黑暗角找到那只夜煞,并且杀死它,以此来证明Omega并不是纯粹的弱者。

Hiccup第一次如此期待明日黎明的到来,他紧紧闭上眼睛,试图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赶出自己的脑海,不过.....

也许Astrid会因此多看他两眼呢?

TBC.

其实嗝嗝你明天以后就不会再想着Astrid了/手动再见/点蜡

评论(29)
热度(229)

© 铜铃山猫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