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铃山猫大王

请不要一次点很多喜欢和推荐!
评论x1>❤xN!
究极杂食党,长期墙头FF14

[Toothcup]情非得已②

旧文请不要一连串红心蓝手下来,喜欢可以评论或只点第一章,万分感谢。
CP牙杯,ABO设定,无拟人无拟人无拟人你们懂的OK?

灵感来源的原梗@黒遊柏克 感谢太太提供如此爽梗!

真的感谢小天使们不嫌弃这块半生不熟的腿肉!祝食用愉快!记得评论!爱你们!

——

也许Hiccup在入睡之前叮嘱了自己上百次要早点起床,但昨晚的战斗和他紧绷的神经让他不得不需要深入的睡眠。所以他毫不意外的睡到自然醒才睁开朦胧的双眼,外面没有一丁点儿阳光,阴沉的乌云铺天盖地的压下来,这让他在心里抱怨着这大概又是更加寒冷的一天......

“嘿!”Hiccup突然猛地坐起身,“雷神啊!我......”他一下子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一瞬间激动得话都说不出。他用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随便吃了两口面包,带上防身的短刀和用来砍杀龙的斧头,一切准备就绪。

在Hiccup的设想中,一路上要尽量保持着体力,以防还要与夜煞搏斗,但实际上他的步伐快得几乎要跑起来了。仿佛他和那只夜煞是两块巨大的磁石,无法挣脱地互相吸引着靠近,直到激烈的碰撞在一起——

Hiccup突然听到了龙的叫声,隐隐约约的,正从不远处传来。

 

“来吧!”Hiccup低声说道,他慢慢地循着声音前行。渐渐他发现四周的树木被什么野兽粗暴地折断了,树干上留下的划痕像是利爪胡乱抓挠后留下的。当他凑近了观察那些抓痕的时候,植物断口的汁液气味很浓,但是并不惹人讨厌。Hiccup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奇怪,他莫名兴奋起来,又或者说是心烦意乱到难以集中注意力?

Hiccup把这归结于是第一次屠龙带来的紧张感,于是他尽量放轻了步伐,走到一个缓坡上。当他向下望去,居然被那只突然出现的,浑身缠绕着绳索的黑龙给吓得往后一仰,差点坐在地上。

雷神啊,这简直太丢人了,身为一个维京人,居然被龙吓得差点坐在地上!

这么想着,Hiccup努力让自己深呼吸以保持镇定,然后用微微颤抖的手握住防身的短刀,把它举在身前,慢慢地靠近了那只夜煞。夜煞闭着眼睛,似乎因为挣扎了一夜而筋疲力尽,此时正在休憩。如果要杀死它,大概是最好的时机了。

于是Hiccup一边颤抖着把短刀举起,一边用同样颤抖的声音小声说道:“你这个家伙...我要把你的心脏献给我的父亲,向他证明Omega不仅可以屠龙,而且可以独自杀掉一只夜煞......我要以此证明我并不需要他们的保护......”

而且证明了他自己的能力以后,他也许就可以和其他同龄人包括Astrid一起玩耍,屠龙什么的......那可真不错,对吧?

 

Hiccup紧张的心情因为走神而有所缓和,但他立刻注意到夜煞睁开了眼睛,正用一种危险的眼神看着他。他并不喜欢那种锐利的眼神,感觉就仿佛正被一个无礼的陌生人毫不掩饰地上下打量。加上龙的眼神更带着那种野兽特有的侵略性,他甚至有一瞬间觉得夜煞把他当做了某种弱小的猎物,比如绵羊。

Hiccup有些不快地将短刀举高,刚刚那种危机感似乎是错觉一般,一闪而逝。夜煞自喉咙深处发出压抑的哀叫,同时慢慢地把它硕大的脑袋搁在地上。龙是很聪明的动物,它们和人类一样拥有复杂的感情,所以Hiccup能很容易地从夜煞的一举一动中看出它的意图。夜煞安静地斜睨着Hiccup,那神情似乎在说:‘我放弃了,随便你怎么样都好,快把我杀掉吧’

没有什么比这更棒的了,夜煞心甘情愿地认输,自己放弃了抵抗。只要Hiccup把那把短刀插进龙的心脏,历史就会自此被改写。Hiccup好几次犹豫着举起短刀,放下,再举起,又放下...紧闭着的双眼前浮现的是从前经历的一幕幕:得知自己是个Omega时的绝望,看到父亲失望的离开时他的愧疚,无数次对Alpha们的羡慕......

终于要在今天结束了吗?

 

Hiccup睁开眼睛,看到夜煞绝望却仍然带着不屈的眼神,突然发现自己背后全是冷汗。他最终还是放下了短刀,双腿不知何时疲软得发抖,以至于Hiccup往后退了一步就摇摇晃晃地摔坐在地上。空气中弥漫着好闻的、不知道是什么花散发出来的香气,靠着岩石以支撑自己,Hiccup终于发觉自己的呼吸频率似乎有些太高了。他不得不微微张嘴喘息,像是被吓坏了似的,却又说不出在畏惧什么。

Hiccup嘲讽地扯了扯嘴角,果然进入正式的发育期以后ABO性别的特征就会变得明显。作为一个‘应当’胆小而脆弱的Omega,他面对一条失去反抗能力的龙竟然没有下手的勇气,而且还吓得浑身没了力气,简直是在丢维京人的脸。

夜煞仍然躺在地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倒是显出一分乖巧来。Hiccup拼命摇头想把这种奇怪的想法甩出去,要知道龙和维京人可是死敌,如果被父亲知道他觉得一只夜煞有点可爱的话,他大概会被赶出家门去和‘可爱’的夜煞同住。

 

这半天Hiccup离夜煞远了一些,感觉自己舒服多了。于是他长出一口气,再次握住短刀,终于下定决心——他要放走这条龙。

但凡有个正常人在这里都会觉得他疯了,事实上他自己也非常赞同这种想法。他恨不得有谁(最好是Astrid?)来狠狠地揍他一顿,让他看清面前的是一只夜煞而不是什么别的普通的龙——杀死过一只夜煞这种成就足够他吹嘘一辈子了,加上他是个Omega,这件事大概能流传个四五百年?

“嘿,你可真走运...”Hiccup揪着绳索,用锋利的短刀割断它,絮絮叨叨地对夜煞说道:“我昨晚战斗得太累了,所以今天只有割断这几根绳子的力气啦。当然,这绝不是因为我害怕了或者说心软了......绝对不是。”

夜煞感觉到束缚着它身体的绳子突然断裂了,反应过来后它用那双大大的眼睛盯着Hiccup,充满攻击性的竖瞳有一瞬间的变化。它很疑惑这个人类到底想干什么,刚刚还举着刀要杀掉它,但现在却是要放它离开。男孩棕褐色的、软软的头发蹭在它的侧腹,头发的主人则正忙活着想要用他那瘦弱的手臂解开缠绕在夜煞四肢上的绳索。夜煞异常安静地看着男孩的一举一动,直到男孩如释重负的出了口气,解开了夜煞身上所有的束缚。

“嗯...现在你自由了,”Hiccup在夜煞审视的目光下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极其危险,“你这家伙...至少应该明白是我救了你吧?所以你大概...一定不会.....”恩将仇报?

然后下一秒夜煞突然翻过身,用爪子按着Hiccup的脖子使他不得不紧紧贴着背后的岩石,而且那锋利的龙爪还有收拢的趋势。

 

好吧,它是一条和维京人有仇的龙,他不应该对它期望过高的。

Hiccup被迫和夜煞对视着,两者之间突然缩短的距离带来的恐惧感让Hiccup全身的毛孔都在尖叫——这大概有点夸张,不过他真的很想尖叫就是了。

龙的吐息喷在他的颈边,那陌生却不惹人厌的气息瞬间将Hiccup包围起来,他甚至动不了一根手指。Hiccup浑身热得像是在Gobber的铁炉旁边一样,加上手脚无力,心跳过快,他大概下一秒就要昏过去了。夜煞的鼻翼动了动,似乎是嗅到了什么,突然闭上眼睛在Hiccup的颈边蹭了蹭。Hiccup觉得自己后颈某个地方猛烈地应和着,随着夜煞的动作开始发痒。他难受地动了动脖子,无意识间发出了非常奇怪的声音。

“啊......”

夜煞的动作一滞,细瞳慢慢地看向脸颊泛着粉红的男孩,而此时Hiccup的脑袋像是热得融化掉了似的开始发晕,所以并没有注意到龙的异常。他轻轻地偏过脸,靠在夜煞身上,龙的鳞片比起他的皮肤要凉得多。这让Hiccup感觉很舒适,所以他无意识地抬起手,想要抱住夜煞。

但这一举动明显惊醒了夜煞,它将Hiccup甩在地上,长尾暴躁地在地上扫起阵阵沙土,绕着Hiccup在他的周围徘徊却不再靠近。Hiccup因为疼痛稍微清醒了一些,他只知道自己在不停的喘息,喉咙干渴极了,简直像是得了某种疾病似的。但他并不是多么痛苦,更像是对某种东西本能的渴望,得不到,所以愈发觉得难过起来。

植物汁液的味道越来越浓了,Hiccup颤抖着向夜煞的方向挪了挪,差点被徘徊的夜煞踩在爪下。他倒是毫无自觉地一味想要靠近气味的源头,但夜煞却实打实地被吓了一跳,扇动双翼让自己腾空才避免了一场惨剧的发生。最后夜煞猛地用力冲着Hiccup的耳朵咆哮,那动静简直能把维京人老祖宗从坟墓里吵起来。被吼得快聋了的Hiccup顶着蚊香眼晕倒在地,身体的热度也渐渐消退。

夜煞见他不再动弹,试探着靠近Hiccup的身边,来回踱步走了几圈,最后凑到他的后颈,做贼似的飞快地舔了一下,然后用闪电般的速度窜向远处,渐渐跑得不见了踪影。

TBC.

牙总:耍完流氓就跑真刺激

嗝嗝:(醒了以后)Eww!!口水?!

——

再次感谢食用!

 

评论(22)
热度(181)

© 铜铃山猫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