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铃山猫大王

请不要一次点很多喜欢和推荐!
评论x1>❤xN!
究极杂食党,长期墙头FF14

[Toothcup]情非得已③

旧文请不要一连串红心蓝手下来,喜欢可以评论或只点第一章,万分感谢。
牙杯ABO,无拟人无拟人无拟人
感觉有的地方写得像纪录片一样,欢迎收看动物世界【冷漠
——
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Hiccup发自内心地赞叹着今天是个美好,温暖,惹人喜爱的晴天。

除了要去参加屠龙训练以外,这大概会是非常棒的一天。

没错,作为博克岛上唯一的一个Omega,Hiccup得到了他父亲的允许,可以去参加普通维京人都经历过的屠龙训练了。

奥汀神啊,在他面对了一只夜煞死里逃生之后,如果可以的话他真希望再也没有机会见到那些龙,老老实实当个被保护的Omega现在看来也许并不是什么坏事。

不过他的父亲倒是意外的坚定起来,似乎是听了Gobber的劝导,总之Stoick现在一点也不相信Hiccup所说的‘害怕屠龙’这一说法,反而认为这是儿子在和他赌气。最后两人的谈话以Stoick拎着Hiccup去参加训练为结束。

 

Hiccup不能像Alpha们那样把沉重的武器抡起来击中龙的弱点,也做不到像一些Beta那样身法巧妙足以避开攻击,所以他在训练中吃了不少苦头。而这正是Stoick所希望看到的,他想借助实战来彻底打消Hiccup屠龙的念头,不过Hiccup放弃屠龙和训练并没有什么关系。

真正让他决定不屠龙的是那只夜煞。

实际上他自从那天晕倒在森林里以后,就时常会想起那时的场景。夜煞放弃挣扎,获得自由后将他按在岩石上却没有杀掉他.....尤其难忘的是夜煞直勾勾盯着他看的时候那种充满侵略性的眼神,简直让他怀疑对方是否真的是条龙,而不是某些对他有着奇怪企图的Alpha。

Hiccup对于AO之间这种奇怪的吸引并不是很了解,因为博克岛上的Omega向来不多,大多是AB相结合,所以也没有什么前人的经验可以借鉴。老实说,Omega和Alpha的互补性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尤其是博克岛上的Alpha数量不少的情况下。Snotlout就曾经在喝醉的时候按着他想......亲他,好在被Astrid一斧头砸到一旁去了。

Hiccup觉得当时的Astrid真是帅极了,而他大概就是从那时起暗恋她的。

好吧,现在的Astrid也很帅气,她的战斧用得越来越顺手了。

 

Hiccup回想着今天Astrid一斧震退了致命纳得的精彩瞬间,一边走到前天遇到夜煞的地方。他顺着树木折断的方向一直走,侧身从石缝中穿过,一片小湖和生机勃勃的翠绿色跳入眼帘。他还来不及感叹,忽然踩上了什么硬物,Hiccup弯腰拾起那黑色的硬片,仔细看了看,认为它大概是片龙鳞。

同时龙的啸声从低处传来,Hiccup借助藤蔓滑到稍低一些的岩石上,一个正跳跃着的黑色身影闯入了他的视线——那正是昨夜被他击落的夜煞。夜煞漆黑而富有光泽的鳞片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如同宝石,Hiccup有些看呆了,竟找不出什么更好的词汇来形容它的美。

等等,他竟然觉得一条龙很美,而且还是差点杀了他的一条龙?不管怎么说,这真是太不应该了。

Hiccup深呼吸了几次,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现在不敢靠得太近,万一那天夜煞没有杀掉他只是因为肚子不饿,但现在饿了该怎么办?

他注意到夜煞数次扇动双翼试图飞行,却屡屡跌回地面。夜煞因此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声,更加焦躁地在地面上来回抓挠着。Hiccup掏出笔记本迅速地记录下夜煞的模样,一边疑惑着为什么夜煞飞不起来。很快他有了新发现——夜煞左边的尾翼没有了。

所以答案就很明显了,他击落夜煞的时候打掉了它的左尾翼,导致它现在是条残疾的,失去了飞行能力的龙。也难怪夜煞现在急得团团转,耐不住地四处喷火。

Hiccup觉得自己不应该再待在这里了,他做的蠢事已经够多了。作为一个维京人,放走一只珍稀的夜煞已经是前所未有的,他不想把自己的小命也断送在愤怒的龙爪下。于是他趁着夜煞把它的大脑袋浸入水中试图捕食的时候站起身来,把笔记本收入怀中。不幸的是他的炭笔径自跳了下去,动静不大却足以惊到敏锐的夜煞。龙的竖瞳和他充满惊恐的眼睛对上,夜煞不耐地喷了喷鼻,随着Hiccup的动作摇晃着脑袋。

它记得这个人类,记得他的模样,更重要的是他的气息。事实上龙也可以按ABO性别来区分,但是龙中的Omega有时甚至要比Alpha更凶猛,这点和人类有很大区别,所以龙之书的作者并没能发现这件事,只是简单的将龙分为雄性和雌性。夜煞就是一只雄性Alpha龙,它优秀的基因决定了它是Alpha中的精英。

大部分的龙都对气味很敏感,它们选择伴侣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方的气味是否能带给自己愉悦感。夜煞是极为挑剔的一种龙,也就注定它很难找到适合的配偶。但是这只夜煞觉得自己大概不是那么倒霉,至少那个不远处的棕发人类的味道是它最喜欢的类型。就像是被阳光晒过的龙薄荷,但是待久了就容易让它晕眩,所以夜煞一直保持着警惕性。

不过夜煞并不想轻易放过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猎物,所以它在人类的后颈上留下自己的气味,以防有不识趣的龙接近他。实际上除了它还没有什么龙会把一个人类视为未来的伴侣,因此它那难以去除的口水给Hiccup带来的更多是麻烦,而不是保护。

Hiccup被夜煞盯得有些发毛,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最后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夜煞翻了个白眼,发出轻蔑的哼声,然后低头往地面上喷了一圈火,悠闲的趴在上面开始休息。

......

“致命纳得的尾巴会发射毒刺!”Gobber站在高处冲着一片混乱的训练场地喊道,“Hiccup!拿稳你的盾牌!”

被点到名的Hiccup已经有些跑不动了,但是身后的致命纳得仍然很有精神。他靠在墙边大口的喘气,场地中其他人出色的表现和他这幅没用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Hiccup连感叹上天不公的时间都没有,刚喘过来气就又要迈开步子逃命了。

最后他蹭破了膝盖,带着一身小擦伤和一条鱼,一瘸一拐地又回到了昨天去过的小湖边。

毕竟是他弄坏了夜煞的尾翼,现在这只夜煞如果因为没法下水抓鱼而饿死的话,那实在是有点对不起他之前傻乎乎放走夜煞的行为。Hiccup努力劝服自己这是为了更好的观察夜煞的习性,因为龙之书上夜煞那一页空荡荡的,他不能失去这么好的观察机会。

 

Hiccup拎着鱼,小心翼翼地在四周走动着寻找夜煞。它飞不起来,很难离开这里,多半是躲起来了。果然在Hiccup回身的时候,他发现夜煞正俯在高处的岩石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龙眯起的眼睛中闪过冰冷的光,似乎已经将他视为猎物。

Hiccup赶紧扔掉了自己的刀,以示自己并无恶意。也许是他的举动打消了夜煞的警惕性,黑龙最终耐不住饥饿,试探着走近他身边,张开嘴示意Hiccup把鱼扔给他。在它张嘴的瞬间,Hiccup惊讶地发现夜煞居然没有牙齿,他讶异地道:“我以为你是...有牙齿的?夜煞居然没有牙齿?这可真是...”

饿坏了的夜煞不想听他絮絮叨叨的说下去,隐藏起来的锋利牙齿瞬间出现,一口把Hiccup手中的鱼咬成两截,吞吃入腹。被惊吓到的Hiccup还维持着举着鱼的动作,半张的嘴慢慢地回复到原位。神啊,有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的手也会被夜煞‘顺便’当做食物给咬掉的。

吃完了一条鱼的夜煞舔舔嘴边,明显意犹未尽地看了看Hiccup,少年的双腿不自禁的开始打颤。夜煞慢慢地靠近,直到把他逼得坐在地上,后背紧紧贴在岩石上。

“不不不,别这样,”Hiccup无力地阻拦着夜煞的靠近,他的胆小属性似乎又开始发作了,“我真的没有鱼了,别过来!”

夜煞实际上并不太明白这个人类叽里咕噜的在说些什么,不过对方看着它的惊恐的眼神让它不大满意。夜煞闻了闻人类身上的气味,知道他的确没带更多的食物过来。实际上Hiccup能带来一条鱼已经超乎它的意料了,毕竟在夜煞的眼中,这个被它暂时选为未来配偶的人类少年是非常弱小的,弱小到不具备单独觅食的力量。

在龙这个种族中,这类配偶之间的互动是很常见的 。比如有一条龙受伤了,那么它的配偶将负责地觅食,直到它伤势痊愈,这也是配偶之间感情好的体现。夜煞很满意Hiccup今天的表现,于是它决定和配偶分享食物——然后把刚刚吃下去的鱼吐了一截出来。

“呃......”Hiccup明显是被恶心到了,但是看着夜煞充满期待的大眼睛,加上考虑了一下双方的实力差距,Hiccup还是勉强地笑了笑,然后迟疑地咬了一口。

生鱼腥味加上夜煞的口水,实在是太难吃了,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要对鱼有阴影了。不过夜煞倒是格外愉快地看着他,甩来甩去的长尾巴显示出它心情很好。所以Hiccup觉得自己暂时不用担心性命的问题,可以进一步的观察夜煞的习性了。

他试着向夜煞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惊讶地发现夜煞学着他的模样,努力咧开了嘴,形成一个有点狰狞的笑容。Hiccup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夜煞,但夜煞突然恢复了之前有点凶的样子,威胁似的冲他呲了呲牙,然后快速地窜到不远处去了。

Hiccup慢慢放下悬在半空的手,看着对他明显还抱有一丝戒心的夜煞,突然有某种大胆的念头在他心中显现出来。

如果他不能杀掉一只夜煞,那么也许他可以成为维京人历史上第一个和龙交朋友的家伙?

TBC.

牙总:好吃的都要分给配偶吃!

嗝嗝:想和一条龙交朋友怎么办?急,在线等。

顺便说下想法_(:з」∠)_设想嗝嗝到现在还没怎么经历过发♂情期,因为平时总是宅着,再不就是一个人玩。所以上次的身体异常是因为和Alpha近距离接♂触,信息素混乱什么的,文科生编不明白大家意会一下吧[。

我尽量不复述电影内容,不过有的剧情实在太甜,我只能尽力往ABO方面套一套了TUT请见谅

评论(30)
热度(201)

© 铜铃山猫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