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铃山猫大王

请不要一次点很多喜欢和推荐!
评论x1>❤xN!
究极杂食党,长期墙头FF14

[Toothcup]情非得已④

旧文请不要一连串红心蓝手下来,喜欢可以评论或只点第一章,万分感谢。
——

Hiccup再次回想起那天的事情,自己都不敢相信。

夜煞跑开后他无聊的坐在石头上,随手捡了根树枝,下意识地在土地上勾画出夜煞的轮廓。而夜煞也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它咬着一棵树在地上划拉出了奇怪的线条。Hiccup被困在最中央,当他试图走出去的时候发现夜煞不允许他踩到那些线条,Hiccup只好用旋转舞步一样的方法走出去。

嗯...这不过是一些线条而已,可夜煞却似乎对它们格外的有着保护欲和占有欲?

正当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头上传来龙的喷鼻声,Hiccup才发现自己无意间走到了夜煞的身边,近到能闻到夜煞身上隐约散发出的某种好闻的植物气息。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一想到就会难以抑制的兴奋起来。Hiccup出于某些自己都不知道的原因,又一次伸出手去,堪堪停在夜煞面前。如果它对他没有敌意,应该不会拒绝这种表示友好的行为。而夜煞并没有让他失望,它犹豫了片刻,就轻轻地,用那有点湿漉漉的鼻子碰了碰Hiccup的掌心。

 

所以现在博克岛上最Hiccup的Hiccup有了一个龙朋友,对方还是最为神秘和稀有的夜煞!

可惜为了保护Toothless,他不能对任何人说起这光辉的事迹。

没错,他给夜煞起了名字,尽管很清楚夜煞的牙齿锋利、洁白而整齐,但是Hiccup还是决定叫它Toothless。毕竟看看它现在无害的模样,很难想象这是只凶悍强大的夜煞。

 

Hiccup这几天训练结束后都忙着测试给Toothless做的尾翼,而说到他制作的尾翼,这真是个再妙不过的决定了。骑在龙背上的感觉和骑着软绵绵,慢吞吞的绵羊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他能更仔细的观察夜煞,既能完善龙之书,还能帮到Toothless,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这天他和往常一样,带着细碎的伤口走出训练场,脑袋里装得满满的都是尾翼的改造方案和测试过程。忽然他听到前面传来Snotlout用夸张的语调说道:“我亲爱的Astrid,即使你的刘海被汗水浸湿贴在你的额头上也对你的美貌毫无影响。”

Astrid一副被恶心到了的表情,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你觉得你的脑袋比烈焰狂魔的更硬吗?我不介意出力帮你测试一下。”

“不要这么心急,宝贝。”Snotlout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然后拿出了什么东西。“我只是想送给你一朵独一无二的,又或者说,非常少见的花,让它映衬你的美。”

 

映衬了她的美,也预示了你的悲惨下场。

Hiccup叹了口气,似乎已经听到了Snotlout被Astrid反拧胳膊时不住的求饶。然而反常的是,Astrid在短暂的沉默后,居然说了‘好吧,看在花的份上就放过你’这种话。

Hiccup不免有些惊讶,稍微踮起脚尖伸着脖子想去看清Astrid喜欢什么样的花。那是一朵艳红色的花,层层花瓣包裹成漂亮的形状,细小的水露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微芒,它的香气大概也是浓烈却不惹人厌的。Hiccup在某本记载着岛上植物的书上见过类似的插图,似乎是叫什么,玫瑰?象征爱情?亲情?

他确实记不清了,只能抱着一肚子疑问回到山洞,和Toothless共度一个不断经历失败的下午。等到晚上回家,他还得打着哈欠翻那些厚重的笔记。

然后他终于有了答案——玫瑰,热烈的颜色和浓烈的香气让人想到炽热的爱情。

那之后的第三天早上,他晨起去吃饭的时候,看到Astrid拿着蔫掉的花,有些舍不得似的将它整个埋进了土里。前来安慰她的Snotlout也被她一巴掌拍到一边去了。

Hiccup看着那两人走远,他做贼似的悄悄蹭到墙角,挖出了那朵玫瑰,揣进怀里往家中跑去。他因为跑动而有些气喘,当然也有做贼心虚的成分在里面。还么做真是有点让人难为情,但是他喜欢Astrid,这一切似乎又没什么问题。

 

“伙计,”他坐在Toothless旁边的岩石上,“你见过这样的花吗?你能飞,能到许多人类到不了的地方,应该是见过吧?”

Toothless趴在地上斜睨着他手里蔫巴巴的玫瑰,只闷闷地喷了喷鼻,并不搭理他。Hiccup讨了个没趣,只好看着玫瑰发呆。Toothless见他好久没有动静,终于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看,人类直勾勾的盯着那朵花,不知道在乱想些什么。那种过于专注的眼神让它莫名有些恼怒,于是行动派的Toothless径自起身,趁着Hiccup还在发呆,一尾巴扫过去把玫瑰打到半空,然后张嘴就是一道火柱,那稀少罕见的玫瑰就彻底化成了点点灰烬。

“嘿!Toothless!你做了什么!”Hiccup不敢相信地看着Toothless,奈何对方一副无辜样,只是用那双大眼睛看着他,Hiccup就有些说不下去了。转念一想,那只不过是一枝凋谢的花而已,何必为此伤了他和龙之间的友谊呢?

然而今天的Toothless似乎敏感极了,还不等他道歉,扭头就跑掉了,扑闪着翅膀,跌跌撞撞的低飞着。Hiccup自知追不上夜煞的速度,跑了两步就慢慢停了下来。这些天他已经习惯了有夜煞陪在身边,一时间有些难以说明的失落。他轻叹了口气,真希望刚才没有用那种责怪的语气同Toothless说话。

他正在自责的时候,突然听到远处的丛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Hiccup一下子警觉起来,但是下一秒黑色的熟悉身影窜了出来,还没等他看清,就被凑上来的夜煞用什么东西砸了个正着。扑面而来的浓烈香气和闯入眼帘的艳丽颜色让Hiccup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睛。

玫瑰——很多玫瑰!

 

Toothless当然知道哪个小角落长着这种对于人类来说很稀有的花。

它对这种香气扑鼻的东西向来是敬而远之的,因为夜煞的嗅觉非常发达,这花香实在是让它难以忍受。但是它又不想看到Hiccup失落的模样,只好忍着刺激,压下那点过分的嫉妒心,跑去给自己的小伴侣摘花,以此把它刚刚莫名其妙的行为敷衍过去。

很显然它成功了,因为Hiccup正忙着用随身带着的绳子把那些长短不一的花枝捆在一起,并且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

......算了,你喜欢就好。

Toothless连着打了四个喷嚏以后,面无表情地想道。

——

把鲜花小心地放在一旁,Hiccup愉悦地拍了拍Toothless的大脑袋,道:“来吧伙计,我觉得这次一定能飞得更高。”

但现实是他们飞得很高,摔得也很惨。

更糟糕的是Hiccup发现自己被挂在Toothless的龙鞍上了,他引以为傲的设计现在成了问题。他不得不等到夜幕降临,大家都回家休息的时候才拉着Toothless回到村庄里,试图去他的工作室拿些工具——

“Hiccup?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奥汀神啊,居然是Astrid!

男孩手忙脚乱地把Toothless推进去,然后讯速地关好门,摆出一副僵硬的笑脸,结结巴巴地打招呼道:“啊...嗨,Astrid,嗯...我是说...晚上好?Astrid?”

Astrid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的不正常,碍于夜色,她又走近了几步。

“你鬼鬼祟祟地藏着什么?”她的语气让Hiccup浑身冒冷汗,他退了一步,手撑在门上确认Toothless没有被她发现。那么她所说的就是......

那束玫瑰!他可以用玫瑰转移她的注意力!

“其实没什么,不过是一些花...”Hiccup紧张得快要蹦起来了,“我本来想...呃...明天再送给你的,既然被你发现了,那也就没有那个必要了,对吧?”

Toothless不知何时顶开了门缝悄悄看着他,Hiccup连忙抽出那束玫瑰挡在Astrid面前,好让她把视线完全放在花上。果然对方吃了一惊,有些迟疑地伸出手来。Hiccup忽然感觉腰上被用力拽了一下,以至于他的双脚都腾空了。

Toothless可不管他是不是在内心尖叫,一心一意地把人往门里拽,Hiccup当然是拽不过一只Alpha夜煞,只来得及嘱咐一句‘当心有刺’,下一秒就被拽进了屋里。跌坐在地的男孩不轻不重地拍了凑上来的龙一巴掌,然后飞快地跨上龙背,让Toothless载着他从另一个门逃跑了。

留在原地的Astrid眉头紧蹙,她抱着香气扑鼻的玫瑰,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已经完全被这一连串的怪事给弄糊涂了。

TBC.

评论(4)
热度(124)

© 铜铃山猫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