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铃山猫大王

偶尔写文。
评论x1>❤xN!

[Toothcup]情非得已 ⑤

旧文请不要一连串红心蓝手下来,喜欢可以评论或只点第一章,万分感谢。
肉汤链接嗝屁了,有缘再相见吧……(或者直接随缘搜文名也是有的)
——

那夜过后,Astrid并没有其他人提起玫瑰的事,Hiccup也当做没有发生。每天被龙追着跑,被别人嘲笑的日子还是照常的过。

Hiccup抱着新调整好的龙鞍,走在森林里,感受着叶片缝隙中坠落的细碎阳光,心情好极了。今天是个难得的温暖日子,吹动他棕发的风温柔地打了个转,向远方前进。Toothless所在的山洞也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春天的步伐终于接近了冰封了一整个冬天的博克岛。

他顺着石头蹦下去的时候,夜煞正在水边用尾巴拍击水面,惊得里面的鱼都沉进湖底去了。听到脚步声,Toothless的耳朵竖起来,然后把沾满了水的尾巴猛地一甩,溅了Hiccup一身水。Hiccup毫无防备地被甩了一头一脸的水,本想发火,但是深呼吸后他只是抹了一把脸,垂下肩膀,无奈地喊道:“Toothless......”

夜煞就喜欢看到他被捉弄后无可奈何的模样,咧开嘴发出了一连串嘲笑意味的声音。

 

玩过了,就该进行日常的飞行练习了。

有了之前那些天的经验,Hiccup觉得在驾驭飞龙这方面应该没有人能和他相比了。一人一龙状态都非常不错,所以飞行高度和平稳程度都有很大提高。虽然最后还是失误了,却是跌在一片柔软的草丛,Hiccup拨开和他差不多高的草丛,顺着窸窸窣窣的声音找去:“Toothless?你在那边吗?”

没有龙回答他,Hiccup只好前行,然后就看到了Toothless像某种动物一样在地上打滚,压平了一圈草,它非常享受地在草地上蹭着,舒服得发出了低沉的呼噜声。

他不禁笑了出来,伸手折了几根草,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然后自言自语道:“.....看来你喜欢这种草,对吗?那其他的龙是不是也一样?也许我可以在明天训练的时候试试......”

Toothless躺在这片草地上,完全不想再起来飞行。于是Hiccup也坐下来,把厚重的皮毛外套扔到一旁,他打开笔记本记录下今天的新发现,参考其他植物,Hiccup决定给它命名为龙薄荷。写完了以后,Hiccup像身边的夜煞一样,躺倒在龙薄荷上,闻着清新的植物气味儿,被暖暖的阳光包裹着,他很快睡着了。

 

当Toothless闹够了以后,才发现身边的人类已经半天没有动静了。它先是在一旁盯着男孩看,然后有点紧张地蹭过去闻了闻。Hiccup对于它来讲就像是一根大型的,会走动的龙薄荷,即使在龙薄荷生长得如此茂盛的地方也很有存在感。夜煞见他只是睡过去了,紧绷着的身躯放松下来,它在男孩身边趴下,然后无聊地伸出一只龙爪去扒了扒男孩的肩膀。

它觉得自己的伴侣实在是太过瘦弱了,即使是个Omega也不太正常。毕竟大部分人类都不像他这样,他们中甚至有强壮的Alpha可以硬生生拧断双头龙的脖颈。这么瘦小,真的能生小龙吗?

Toothless忽然收回了爪子,直起身看着熟睡的男孩。

它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人类能生小龙吗?

年方十五,无父无母的Toothless陷入了孤独的沉思。

——————————————

点❤我❤看❤Toothless❤Hiccup❤基❤情❤小❤视❤频

——————————————

其实这个过程并没有很漫长,Omega的信息素让它也兴奋起来了,但现在并不是一个很适合完成标记的时候。于是夜煞发疯一样往远处奔去,来回窜了几圈,直到它觉得有点累了,才敢慢慢地蹭回Hiccup身边。它轻轻地把男孩的衣服拉好,装作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趴在一旁。

果然还是好想和自己的小伴侣生小龙啊。

好想,和伴侣,生,小龙啊。

它没有回龙岛这段时间足够隔壁的葛伦科生好几窝蛋了。

Toothless满脑子小龙的时候,突然听到Hiccup长出了一口气,慢慢地坐起身来。他揉着眼睛,还沉浸在刚才的梦境当中,一扭头见Toothless正睁着纯良的大眼睛看着他,下意识有些尴尬地向后挪了挪。身上出了很多汗,简直糟透了。

他胡乱地揉着头发,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做那样奇怪的梦。难道说是Omega的天性?

思及此,Hiccup一下子安静下来,情绪有些低落。他带着Toothless回到湖畔,有气无力地说了句:“明天见。”

之后不顾身后Toothless发出多么委屈的叫声,他落荒而逃一般离开了那里。

 

夜色已深,Hiccup吹灭了床头的灯,望着窗外的月光出神。

他有点害怕,不只是因为Toothless可能看到了什么,更多的是害怕Omega的天性,还有未来可能发生的事。以前他试着逃避,但是凡事总有个万一,如果今天在他身边的不是Toothless,而是一个人类Alpha呢?

Hiccup打了个冷战,不敢继续想下去。之前梦中的景象又被模糊地想起,Hiccup感觉自己面上开始发烫,有些崩溃地把脸埋到被子里。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Hiccup好像隐隐听到了Toothless的叫声。

这么远,怎么可能听得到呢?

他自嘲地想着,然后终于逮住一点困意,跌入梦乡。

TBC.

*设定龙与人都有ABO性别但是互相是不会吸引的,牙总和嗝嗝属于信号错频了_(:з」∠)_所以人类Alpha闻不到嗝嗝浑身上下的A味儿,但是龙可以,反过来其他龙闻不到嗝嗝的O味儿。

*结尾是因为暂时标记所以有感应_(:з」∠)_

 

评论(40)
热度(183)

© 铜铃山猫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