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铃山猫大王

偶尔写文。
评论x1>❤xN!

[芝诺光]无心之言⑥

芝诺斯X光之战士    首章传送门

惊天动地OOC,私设如山,图个乐呵,切勿较真

学什么习闭什么关啊,我越到考试越要填坑

——

黄金港的夜晚总是热闹的,作为一个发达的海港,似乎很少有能安安静静休息下来的时候。白银乡就不大一样了,虽说离黄金港很近,但茜坂商业街就没有小金街那么拥挤,溪边草丛里虫类吱吱的叫声也听得一清二楚。

光之战士从那令人窒息的相亲中逃了出来,坐在好文园的长凳上,望着流动的溪水出神。他已经很久没有和芝诺斯说过话了,就算凑巧进入了阿拉米格王宫,光之战士也刻意避开与他对视,毕竟光之战士知道自己并不擅长隐藏情绪。

他其实并不排斥相亲这件事,人与人的相遇总是要有契机的,相亲不过是创造契机的一种方式。但是光之战士的心里还被某个人霸占得满满的,已经没有别人的容身之处了。

 

“阿光!怎么这么半天才接!你怎么能相到一半跑了呢,我快被他妈唠叨死了——”部队长不满地抱怨道。

“你都是在哪里找的人啊?”光之战士听不得他抱怨,反问道:“我还想问,你是不是被芝诺斯收买了?和这位相亲过后我现在觉得芝诺斯挺好。”

部队长闻言‘嗷’地喊了一嗓子,道:“这这这,这不行!你怎么还觉得他好!打了那么多次神龙他连武器都不给我,这种男人哪里好了!”

光之战士可以想象到通讯贝那头部队长大惊失色的样子,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他伸直了腿,脚后跟一下一下地轻敲着石砖地面,这动作颇有些孩子气。半晌部队长冷静下来,知道阿光是在开玩笑,但他还是非常认真地道:“这次就算是我的失误,没能选好人,下次我一定找个知根知底的,你也别想吃回头草,我就不信了,组织要给你分配到底......”

“还要相亲?”光之战士哭笑不得,“你是想把部队变成婚介所吗?”

“那你可要给我付介绍费的......”

 

饭后散步的路人们的脚步声渐渐消失,暖黄的灯光落在光之战士的侧脸,勾勒出青年脸上的笑容。商店街的素材商人望着不远处的青年人看了许久,像是被他的笑容感染了一样,笑着摇摇头,低头看起了账本。

——

阿拉米格王宫内一片寂静,没人敢弄出一点动静,生怕惊扰到坐在王位上的那位。其实芝诺斯的心情并没有众人想象的那样糟糕,但是谁也不敢随意揣测帝国这位喜怒无常的皇太子的心思。所以他的部下们这几天都安安分分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倒也让人省心。

“嗡嗡。”

一旁站着的帝国士兵被这突然的响声吓了一跳,幅度极小的抖了抖身体,努力地绷紧全身,目不斜视地盯着自己的前方。

芝诺斯抬手展开投影屏幕,蛮神通讯贝里有人给他发来了私聊。

 

【反复无常:神龙,在不在呀?】

芝诺斯看着对方叠了五层滤镜十张贴纸的头像,沉默了片刻,决定无视。然而他刚要关掉界面的时候,对方又发了一句话。

【反复无常:想知道你家光之战士最近在干什么吗?】

【但求一败:说。】

漂亮姐姐找你说话不搭理,一说到光之战士就秒回,趴在地下宫殿圆台边上的吉祥天女冷笑一声,呵,男人。

【反复无常:哎对了,听说你们帝国有个高端时尚品牌叫伽蕾玛。】

【但求一败:这和光有什么关系?】

【反复无常:......那我就直说了,一条消息换伽蕾玛今年新出的彩妆礼盒。】

【但求一败:那要看你都知道些什么了。】

 

吉祥天女摸摸脸上半干的面膜,心想这小子虽然说话直,但是似乎也不好骗。她思考片刻,给芝诺斯发过去几条消息。

【反复无常:光之战士前两天来过我的宫殿,还跟我说不要把他的消息透露给你,不过毕竟我们同为蛮神,姐姐我肯定还是向着你的嘛。然后我凑巧听到他们走之前说了什么,回白银乡换套衣服之类的......还有他......】

【反复无常:哎等等,你不会说你已经知道他住哪里了吧?我可不信的,你要是知道了早就把白银乡翻来覆去找个底儿朝天了。说好的彩妆礼盒一个粉扑都别想少。】

【但求一败:你还知道什么,全说完,我赶时间。】

【反复无常:这就急着去白银乡了?你先冷静,突然出现反而会让他跑得更远的。话说你真的知道光之战士为什么这次和你闹别扭吗?】

【但求一败:不知道。】

芝诺斯这干脆的回答还真出乎吉祥天女的意料,她看了看时间,是时候该把脸上的面膜洗掉了。

【反复无常:你不知道,可是我知道呀。伽蕾玛全年新品换专业情感顾问一个,长期有效,不解决问题我吉祥天女以后倒立打本。考虑好了东西寄来美神地下宫殿,我先离开一下~】

 

第二天地下宫殿门口堆满了从帝国连夜加急送到的伽蕾玛皇室特供套装礼盒。吉祥天女露出计划通的微笑,让手下帮忙拍了张照,在蛮神通讯贝的社交平台上发了一条新的动态:

“喜提伽蕾玛大礼包~(照片)(照片)”

于是所有蛮神都知道了神龙在与光之战士关系紧张的时候给吉祥天女送了一堆化妆品,纷纷猜测大礼包里是不是包括了某人。不过也就只能自己心里想想了,没人敢真的去问,毕竟当事人一个是帝国皇太子一刀能砍十个,一个美貌出众奈何脾气反复无常,都是不好招惹的。

新来的白虎虽然年纪大,但是久居深山,比较单纯,和这些蛮神也都不大熟悉。于是白虎就把他人的支支吾吾都理解为默认,在和光之战士闲聊的时候随口提了一句道:

“吾原先并不曾想,蛮神之间也会产生俗世之情......”

 

光之战士有些吃惊,道:“你.....该不会......”喜欢上哪个蛮神了?!

白虎愣了愣,连忙摇了摇毛茸茸的大脑袋,道:“并非是吾,吾成为蛮神后便加入了一个叫做什么蛮神通讯贝的东西,看他们聊天时说的,神龙似乎前两日送了许多礼物给吉祥天女,看她发的照片,那样多的东西,应当是聘礼?”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是真的,白虎边说边给光之战士看了看吉祥天女发的照片,箱子上明明白白写着加雷马帝国皇室特供,想也知道是谁送的。

......吾似乎多嘴了。

白虎在看到光之战士的表情时后知后觉地明白了什么。它关了屏幕,有些不安地甩了甩尾巴,把大脑袋搁在自己两只前爪上,用一双黑亮亮的大眼睛悄悄看着身旁一言不发的光之战士。只听得一声极轻的叹息,光之战士摸了摸白虎的脑袋,道:“再给我看看刚刚那个界面吧。”怕白虎误会,他又补充道:“我就看看,什么也不做,你别多想。”

白虎默不作声地看了他半晌才把悬浮屏展开,又小心翼翼地将它推到光之战士面前。于是光之战士又看到了吉祥天女发的那两张照片。

【寒风之歌、爱龙之人、影之女王等28人点了赞】

【但求一败:约好的事不要忘了。】

【反复无常回复但求一败:那是当然~我吉祥天女可是很讲信用的!】

【但求一败回复反复无常:晚点私聊。】

 

光之战士看着那个叫做但求一败的家伙,心知这肯定就是某人了。从这两条评论看来,芝诺斯和吉祥天女应当是有什么约定,但绝对不会是婚约。至于那什么聘礼......估计说是报酬会更合适吧?他还真是被白虎的说法吓了一跳,仔细分析一下倒也冷静下来了,只是光之战士没想到芝诺斯会和吉祥天女这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蛮神合作,还送了这么多东西。

他好像都没有送过我什么礼物。

光之战士心里不大舒服地想着,伸手把屏幕推回给白虎。清风吹拂过竹林,带起竹叶沙沙的响声,在这慵懒而轻松的气氛中,光伸了个懒腰,起身同白虎告别。他决定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好看看芝诺斯在搞些什么名堂。

在对方开始行动之前,光之战士决定给自己找点事情做。他敲了敲通讯贝,主动联系了部队长:

“你上次说的第二次相亲是什么时候来着?”

TBC.

评论(5)
热度(37)

© 铜铃山猫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