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铃山猫大王

偶尔写文。
评论x1>❤xN!

[芝诺光]无心之言⑦

    是芝诺光含量极低的过渡剧情章_(:з)∠)_好歹最后写到老芝出来了……慢慢来,慢慢来……
    ——
    光之战士主动答应去相亲,这让部队长十分欣慰,他觉得阿光终于能够走出过去,愿意面对新的生活了。部队长联系好各项事宜后,先老父亲一般关心了一下光之战士最近的吃穿住行,最后信誓旦旦地告诉他:这次的相亲对象绝对靠谱,小姑娘人美心善,是部队长知根知底的熟人。
    “那姑娘说不用太正式,想找个安静的小餐馆吃顿饭聊聊,你觉得可以吗?”部队长问道,同时翻动着桌上的写着相亲事宜的纸张,“餐馆就选在田园郡那边吧,刚好她在田园郡工作,最近也比较忙,走不了太远。哦对了,我暂时没告诉她你是光之战士,也不用顾忌太多。”

    光之战士自然是没有意见,干脆利落地同意了。于是在这周的休息日,光之战士如约来到田园郡,他推开崖畔亭的大门,屋内火炉烧得正旺,屋内零散地坐着几个冒险者。光之战士不想让女孩子等自己太久,便匆匆地走向屋内。走在他前面的男性精灵突然止住脚步,光之战士险些撞到他身上,那人的打扮十分得体,似乎是位工匠,注意到光之战士的动作后他小声地道了歉,然后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开始与同桌的女士说话。光之战士也没多想,继续向前走去。
    他看了看四周,发现只有最里面那张桌边有一位女性背对门口坐着,其他的桌子都坐了两三人,那应当就是这位了。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结,然后走上前道:“对不起,我来晚了——咦?”
    两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引得旁边的人都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光之战士连忙坐下,看着对面他熟识的姑娘,他心里狂骂部队长不靠谱,脸上则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还不等他说话,对面的猫魅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笑着道:“居然是您啊,我的老主顾先生。”
    “嗯......怎么说呢,”光之战士小声地道,“还真是吓了我一跳。”
    面前的猫魅女孩正是他的熟人,在崖畔亭开店的熙洛·阿里亚珀。她是一个非常好的姑娘,性格活泼,而且十分善良,她在崖畔亭楼下租了一间屋子作为孤儿院,每天都为了无家可归的孩子们努力的工作着。光之战士了解到这些事后,便常常帮忙带些高品质的收藏品来,好让她能多点收入,也就成了熙洛的老主顾。
    但是——也仅限于是主顾和朋友了啊!光之战士头疼不已,和自己的朋友相亲怎么想都太奇怪了吧!部队长的不靠谱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你还好吗?”熙洛见光之战士眉头紧皱,以为他哪里不舒服,她有些不安地挪动了一下身体,担忧地看着对方。光之战士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对她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两人面前是一桌丰盛的菜肴,还热腾腾地冒着热气。只见熙洛看着这些菜的眼神如同猛兽盯着猎物那样凶狠,于是光之战士小心翼翼地道:“我有点饿了......咱们也别客气了,边吃边聊吧?”
    闻言熙洛头顶的猫耳快速地抖了抖,她抓起刀叉,插起一块熏火腿塞进嘴里,露出了非常满足的表情。光之战士则是吃了一口蔬菜沙拉,咽下食物后,他试探着问道:“熙洛你...你上一顿吃的是什么?”
    “唔.....是五天前的饼!”熙洛叹了口气,“我不小心把它们放在壁炉边,饼被烤了好久,一点水分也没有了,变得超级硬!我咬了半天都咬不动,最后不得不把饼泡在热水里,到现在牙齿还有点痛呢......”
    听她说完,光之战士露出了一幅了然的表情。熙洛总是这样,为了照顾他人而不顾自己,她为了孤儿院的运作,拼命地节衣缩食以节省日常的开支。他望着眼前的美味佳肴叹了口气,又吃了一口沙拉。熙洛看他一直没吃肉类,连忙解释道:“这顿饭是罗薇娜女士赞助的,她说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不收钱的!阿光你可以随便吃,我也可以多吃点,这样晚上就不用吃饭了,也许还能留下一些菜,当明天、后天的饭.....嘿嘿。”
    光之战士:“......”

    虽然现在是在相亲,但是因为两个人认识许久,所以聊起天来也没有拘谨的感觉。光之战士心知彼此只能是朋友,就挑了些无关风花雪月的话题聊了聊。熙洛似乎也乐于和他讨论这些,兴致勃勃地向他讲述孤儿院的近状。
    “还记得你上次为我提供的那批品质极佳的收藏品吗?寒冷地区的特产很受欢迎,我那阵子狠狠赚了一笔,然后给孩子们添置了一些新衣服!”熙洛谈起自己的生意时总是充满了干劲,“多亏了阿光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我这个小店现在也越做越好啦。要是没有你,梅茵菲娜之家可能早就倒闭了吧.....”
    说着熙洛拿起一旁的酒瓶,起身为光之战士倒了一杯葡萄酒。她眨眨眼睛,带着点小得意地道:“这可是罗薇娜女士要卖到上万一瓶的葡萄酒呢!因为我之前在商会馆工作认真,罗薇娜女士就奖励了我一瓶,今天这是第一次开瓶,你可要好好尝尝!”
    光之战士有些惊讶,他酒量不好,平时很少喝酒,但他没想到熙洛会为了这次相亲拿出这么贵的酒来,如果不喝未免有些太不识趣了。
    他们碰了下杯,清脆悦耳的玻璃碰撞声和店内客人的谈话声交织在一起。葡萄酒的醇香在光之战士的口中弥漫开来,他承认这瓶酒的品质相当不错,只是度数稍微高了那么一点,他喝了不到一会就有点发晕了。
    熙洛看着他喝下那杯酒,脸上笑意更甚,她双手一合,长尾也跟着翘起,显然是十分高兴。又灌了他几杯之后,熙洛开心地道:“那么接下来孤儿院的投资就拜托你啦!哎呀,我真的很不好意思,平时你就一直送收藏品过来,现在还说要赞助孤儿院,是不是太亏欠你了......”
    好像有哪里不对......光之战士晕晕乎乎地想着,他不是来相亲的吗,什么时候说过要赞助孤儿院了?
    “阿光?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呀......喝醉了?!”熙洛的声音也变得忽远忽近,光之战士刚想说话,一个人的到来将灯光遮住,一片阴影投在桌上。光强打起精神看向来者,那人正是刚刚遇见的工匠。

    “很抱歉打扰你们,但是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同你们当面说明一下。”男人有些羞赧地道,“阿里亚珀小姐,我叫艾里,是那个原本与您约好在此处商谈关于孤儿院的投资的人。但是我方才遇到了我一直在找寻的那个人,就是那边的那位美丽小姐——请原谅我,我实在是被她迷住了,我不想就此错过。方才我想来向您解释,可是你们似乎聊得很开心,我就没有来打扰你们......”
    光之战士头上绕着一圈小星星,几乎是趴在桌上听他叽里咕噜讲了一串话,断断续续的听到几个词,脑袋里已经反应不过来他在说什么了。
    “哎呀.....这么说投资人不是阿光?”熙洛惊讶地捂住了嘴,又看了看勉强支撑着自己的光之战士。“那阿光你是来做什么的?”
    光之战士听到熙洛在叫自己,强打起精神,哼哼道:“我是来相亲的呀......”
    艾里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是的......海薇尔小姐应该是这位先生的相亲对象,可是我先他一步坐在了那里,于是他就直接走到里面去了。请原谅我这样卑鄙的做法,我很抱歉,先生,但是我想我和海薇尔小姐对彼此都一见钟情了,这一定是妮美雅女神的安排,我们命中注定要在一起——”

     好吧......错怪部队长了。
     用了半天终于弄清楚眼前的事情的光之战士迷迷糊糊地想着,在脑海里摸了摸被揍得满头是包的迷你部队长。

    “真的很抱歉,这位先生以及阿里亚珀小姐......作为补偿,对孤儿院的投资我会再增加一些,以表我的诚意。”艾里似乎非常习惯于道歉,光之战士醉得一塌糊涂,只得无力地点点头,而后靠在椅背上打起了瞌睡。
    “阿光?别在这里睡觉呀,会着凉的!”熙洛轻轻滴推了推光之战士,只得到了几声敷衍的哼哼。她有些无奈地看向艾里,道:“是我不好......我不知道他喝不了酒。今天时间也不早了,艾里先生,关于投资的事我们明天在这里再详谈好吗?”
    艾里忙不迭地点头,再次道歉,然后脚步轻巧地跑回那位海薇尔小姐身边,两人一见面脸上就都露出了笑容,浓浓的粉红气氛弥漫开来。光之战士靠在椅背上,静静地看着手牵手的两人出神。熙洛拿来的凉毛巾让他稍微清醒了一些,光之战士擦了擦脸,晕眩感一阵阵地袭来,他撑起身体走了几步,熙洛看着他摇摇晃晃的样子,有些担心地道:“要不然你今晚在楼下睡一觉吧,这样回去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呀。”
    光之战士接过她倒的热茶啜饮一口,顿时感到一阵暖意,他觉得自己缓过劲来了,于是拒绝了熙洛的好意。
    “我现在住在白银乡那边,可以直接传送到住宅区,不会有事的。”说完光之战士笑了笑,他的身体浮在半空,感受着以太的流动,再睁开眼时,他已经瞬间从田园郡回到了白银乡。光之战士脚下踉跄,靠在以太之晶上,胃里一通翻涌。

    不行......不能吐水晶旁边,海德林会生气的。
    于是光之战士捂着嘴,撑起身体,左摇右晃地往家门口走去。他艰难地挪着发软的脚步走上楼梯,整个人倚靠在小房子的门板上,在身上摸了半天才找到钥匙。光之战士越发困倦了,不由得有些着急地想开门,与门锁对峙的时候,他仿佛听到了什么机器轰鸣的声音,他有些迟疑地停下动作听了片刻,却又什么也没听见。大约是困出幻觉了吧,光之战士摇摇头,抬头看了看这个院子,又低头看了看门锁。
    “好像走错了......”光之战士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飘出了这家院子。他绕了一圈,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住所。光之战士打开房门,在门口顿了顿,他总觉得自己被谁看着,对方并没有恶意,但是却毫不掩饰自己的存在。
    看什么看!没见过光之战士吗!阿光砰地关上门,心想你再怎么看也没法透过墙看人吧!
    他一边想着一边走进了洗漱间,再怎么困,牙总是要刷的。

    只是光之战士忘了一样东西和一件事——某人虽然不会透视,但是他会用留在门上的钥匙开门。
Tbc.

评论(9)
热度(37)

© 铜铃山猫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