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铃山猫大王

请不要一次点很多喜欢和推荐!
评论x1>❤xN!
究极杂食党,长期墙头FF14

[芝诺光]无心之言⑧

OOC加粗警告,越写越自娱自乐了_(:з」∠)_cp芝诺斯X光战♂

首章传送门

    ——
    于是就在光之战士迷迷糊糊飘去洗脸刷牙的时候,房门被人光明正大的推开了。小型房的门口对于来者显然是有些矮了,身材高大的男人不悦地哼了一声,然后屈尊降贵地低下头,扶着门框侧身进了屋。屋内的布置简洁,只开着昏黄的小灯,某个房间里传出哗哗的水流声。芝诺斯绕了一圈,在桌上找到了水壶和杯子,只见他从口袋中拿出一粒药,丢进杯中,又倒满了一杯水。药片遇水即化,而从外表来看,这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杯水罢了。做完这一切后,芝诺斯闪身进了书房,静静地等待着。

    水流声戛然而止,光之战士从洗漱间中拖着步子走出,蹭到桌旁,他忽然停下了,似乎是觉得口中发干,光之战士毫不犹豫地拿起那杯水一饮而尽。这一切太过顺利了,但是芝诺斯明白这并不是巧合。他知道光之战士有睡前喝点什么的习惯,如果没有喝到,那对方就会在半夜爬起来去喝水。每次光之战士半夜起床的时候,即使在睡梦中芝诺斯都会感觉到怀中空落落的,令他十分不快,所以准备光之战士的睡前饮品也成了一项任务。

 

    不过今天的‘睡前饮品’可比温热的牛奶更能让人昏昏欲睡。光之战士强忍着倦意走完了短短的几步路,最后几乎是踉跄着倒在床上,他用最后的力气把自家猫小胖抱进怀里后便陷入了睡梦之中,甚至忘了关掉水晶吊灯。

    芝诺斯看了看时间,距离光之战士喝下药水已经过了五分钟,他自书房中大步走出,毫不再掩饰自己的存在。他推开卧室的门,看到了抱着猫小胖睡得正香的光之战士。芝诺斯的脸色一下就变得阴沉了,要知道光之战士睡觉时经常抱着的是他的胳膊,而不应该是这只肥猫。与此同时,听到动静的猫小胖费力地扭过头来,一人一猫的视线碰撞了一瞬,猫小胖便被芝诺斯的眼神吓得浑身炸毛。它拼了命地蹬动着短小的四肢从光之战士温暖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一声都不敢喵,怂了吧唧地用它最快的速度窜进角落里的猫窝,脸朝里躲了起来。芝诺斯冷哼一声,没有再去搭理那只肥猫,径自走到了床边。

 

  自从吉祥天女开始给他出谋划策,他已经半个月没有见到过光之战士了。关于从前两人小别后的相聚,芝诺斯唯一能回想起来的只有纠缠的身体和放纵的快感。甚至于他在接到消息赶往白银乡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关于等会要怎么样惩罚这个‘逃犯’的放纵想法。

    可当光之战士真的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的时候,芝诺斯却破天荒地犹豫了。这很不像他的作风,但是他确实只是坐在床边,安静地看着光之战士的睡颜,仿佛这便使他感到十分满足了。光之战士的手就放在枕边,手心朝上,芝诺斯下意识地伸出手去,当他的手指刚触到光之战士的掌心,对方的手指便动了动,轻轻地回握住芝诺斯的手。安眠药的效果是没有问题的,光之战士也并没醒来,这只是他毫无意识的动作,却又如此自然。

   说来也奇怪,明明两人平时各忙各的,有时候一个半月见不到面,只能通过通讯贝联系的日子不是没有过,再相见时却都不像现下这般情景。

   芝诺斯又坐了片刻,起身去关了吊灯,又打开床头的猴面雀台灯,暖黄的灯光十分柔和地洒在四周,看得人只想陷进软和的被窝里好好睡上一觉。芝诺斯俯身同光之战士额头贴着额头,闻到了一股葡萄酒的味道,以及隐隐约约的,不属于光之战士的香水气味。芝诺斯想起吉祥天女说得遮遮掩掩的话,心中某处猛地一跳,不满的情绪油然而生。

 

    果然还是不能就这么放过这家伙。

    芝诺斯脸上带着笑,心里却是怒火中烧,直把刚刚那点难得的温情烧了个精光,他觉得自己遭到了背叛。于是芝诺斯伸手推了一把侧躺着的光之战士,睡得正熟的青年毫不反抗,将自己的身体向着面前的男人完全敞开。芝诺斯一只手解开自己外衣的扣子,另一只手将光之战士的衣服粗暴地拉到胸口之上,露出不常暴露在外的部分。裸露在外的胸腹随着光之战士呼吸的节奏微微起伏着,精瘦结实的身体显示出十足的美感。芝诺斯俯身亲吻着光的脸颊和嘴角,手上已经利落地摸到了光之战士的内裤边儿。哪怕等会光之战士被操弄到从安眠药的药效中缓过劲来,哭着求他停下,他也不会有一点儿怜惜之情了。

    就在他刚打算关掉一旁的台灯,让这个夜晚变得昏暗无光时,一串提示音突兀地响起,芝诺斯不耐烦地按掉了通话,对面却坚持着打了过来。他看了一眼通讯贝,扯过被角搭在光之战士身上,十分不愉快地接通了来自吉祥天女的通讯。

 

    “你是不是跑去白银乡找光之战士了?”吉祥天女一针见血地道,芝诺斯无谓地哼了一声当做回答。看他这个态度,吉祥天女又紧张兮兮地问道:“你你你,该不会已经......不对,光之战士才回去半个小时不到,没有这么快吧......”话说到后面她已经是小声地嘀咕了,芝诺斯没听清她说什么,更加不耐烦了。

    “不管你接下来打算对光之战士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神龙,你都要停下,否则就全完了。”美神趴在圆台上,抬抬手魅惑了一群新来的冒险者,一边还要苦口婆心地劝芝诺斯不要冲动。她真是头痛的要死,甚至已经后悔自己为了伽蕾玛的那点儿东西接了这么个难办的活计。芝诺斯肯定不愿意在这种时候打住,可一旦他真的做了什么,想必第二天早上起来光之战士就要和芝诺斯彻底说再见了,搞不好还要大打出手。而芝诺斯那个满脑子都是战斗的狂人只会觉得更加愉悦,却完全意识不到这意味着什么。吉祥天女和他讲不通这些感情上的弯弯绕绕,只希望他别做些计划外的事。

    家里有这么个不解风情的家伙,她甚至都有些同情光之战士了。

    被同情的那位正‘敞开胸怀’睡的正香,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处于什么样的境地之中。而他身边的男人则正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怎么看光之战士今晚都要遭受好一阵折腾。直到吉祥天女忍无可忍地进入了黑化状态:“我说你啊,和光之战士只是玩玩而已吗?”

    芝诺斯搭在光之战士腰间轻抚着的手顿了顿,他思考片刻,道:“如果称之为一场游戏,那玩起来确实是十分有趣了。”

    “你......我是说,你把他当做什么?一个值得敬佩的和你同起同坐的对手,还是一个用来发泄欲望的道具?又或者两者兼备?”吉祥天女被芝诺斯的话气到,不顾形象翻了个白眼送给远在白银乡的这位先生,“光之战士需要的是一个爱人,爱人你应该还是懂的吧。像你这样见了面二话不说先扒人家衣服的,大家一般称之为炮友——只睡觉,不谈感情的那种。我一直以为你们是恋爱关系,只是你不习惯在别人面前展示你们的感情,现在看来也许你们在彼此心中的定位根本不是一回事。”

    芝诺斯静静地听着,他靠在床头,心中躁动的欲望也渐渐平复。作为帝国的皇子,他并非不通人情世故,但他只凭武力就足以让那些反对的声音彻底消失,芝诺斯也没必要参与那些勾心斗角。如今吉祥天女分析的这些,正是他从前并未想过的东西。

 

    “我......不知道我们算是什么关系。”

    芝诺斯皱起眉,他向来引以为傲的野兽般的直觉在此时全都失了灵。美神听出他话语中难得的犹豫,身上的黑化状态也慢慢解除了。她支使自己的手下去缠住新人冒险者,自己靠在圆台边认认真真地同芝诺斯道:“你能忍受光之战士和别人做吗?你能接受他的半边床上躺的不是你吗?”

    “想也别想。”芝诺斯根本无法想象光之战士被别人压在身下的样子,他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凶恶非常地道:“没有这种可能。”

    “那你呢?”吉祥天女继续问道。

    “除了他,其他人都没资格和我站在同一高度。”说完芝诺斯顿了顿,“我的床也是,毕竟我只对他有兴趣。”

    看来他还是喜欢光之战士的,只是不会表达才会闹到今天这样。吉祥天女稍微放下心,心想这就好办了。她心情大好地丢了只狗笛出去,看着欢呼的冒险者们,美神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道:“感情是需要表达出来的,神龙。光之战士感受不到你的回应,他难免感到灰心与不安。也许他是蛮族英雄,是光之战士,是在你眼中唯一的同类,可是在感情上,他也不过只是一介凡人罢了。”

   “你今日忍一时,没有我吉祥天女解决不了的感情问题,我们从长计议。”说着吉祥天女语气变得愉悦起来,她说了这么半天,口干舌燥的,怎么可能不捞点好处。她清了清嗓子,“介于你们这对撮合难度较大,明天请寄一台最新的美容仪过来,谢谢。”

    闻言芝诺斯嗤笑一声,他毫不犹豫地道:“三台,这个月底之前解决问题。”

    “成交。”

 

    芝诺斯不懂什么是凡人的幸福,但是他曾见过自己的手下与恋人相拥,分别时哪怕有再多的不舍,也只化为一个吻,仿佛所有说不完的情话都在唇齿间交换了个遍。

     方才忙乱间扯开的衣扣被慢慢地扣好,芝诺斯一手拎着外套,起身去揪打鼾的肥猫。猫小胖正美滋滋地梦着充满鱼干味的美梦,突然间叫人塞进了一个温热的怀抱。它睡眼朦胧地在昏黑的屋内望了望,一个高大的身影遮住了月光,慢慢压下。

    轻吻如夜风掠过转瞬即逝。

    TBC.

(最后亲的是光之战士不是猫小胖靴靴)

(凉屿划亮了火柴,火光中出现了无数的评论,她的脸上露出了无比幸福的微笑。)

评论(31)
热度(45)

© 铜铃山猫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