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铃山猫大王

请不要一次点很多喜欢和推荐!
评论x1>❤xN!
究极杂食党,长期墙头FF14

[芝诺光]无心之言⑨

    芝诺斯X光之战士♂惊天动地OOC,看看图个乐子切勿认真

    各位七夕快乐!!压个七夕的尾巴!

    ——

    今早光之战士是被一阵喵喵咪咪的声音吵醒的。

    光慢慢地翻了个身,揉了揉还不愿张开的双眼,用带着浓厚倦意的声音道:“小胖......?你今天居然...起得比我早?”

    他怀里的猫小胖愤怒地踢了主人一脚,然后挪动着自己短小的四肢蹦到地上,中气十足地冲着光之战士喵喵叫着。光慢慢地坐起身来,意识渐渐清明,可能是托那杯昂贵的红酒的福,他昨晚睡得意外的安稳,甚至都没有做梦......

    光之战士打哈欠的动作顿了顿,至少他觉得自己大概是没有做梦的,也没有梦到某个人——

    “喵!!”

    猫小胖发出了它有生以来最大的叫声,才让光之战士想起这儿还有一位处于气头上的小朋友,不过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想想也许是昨天喝醉了回家踩到猫小胖了?

    只见他家的小肥猫一路奔到门口,努力做出一副凶恶的模样,发出呼噜呼噜的威胁声,然后进了房间,冲到床边。演完了这一段,它又可怜地喵喵叫着,瑟瑟发抖着钻进猫窝里露出个毛茸茸的圆润背影。光之战士被它认真的演出逗乐了,走到猫窝面前戳了戳它的屁股,然后收获了猫小胖幽怨的眼神×1。

    “踩到你了真对不起啊,今天可以多吃点。”光之战士摸摸猫小胖,起身去开了个猫罐头,“只有这一次哦,虽然胖乎乎的很可爱,但是吃得太胖了对你也不好。”

    猫小胖闻到罐头的香味后立刻转过身来,一边吃还一边哼哼唧唧不知道在表达什么。光之战士看着它笑了笑,拉开半掩的窗帘,明艳的晨光自方窗投入,驱散了房间中夜的痕迹。今天是个晴朗的好天气,如果就这么窝在家里似乎有些浪费了。这么想着,光之战士取出自己擦得锃亮的伐木斧和镰刀,打算去野外采集一些新鲜食材和材料拿去市场上卖。恰巧他出门时听到家门口的贤王库啵信箱响起了一阵欢快的音乐,光之战士打开信箱,里面是一封来自部队里小豆芽的信:

    【您好,可以请您帮忙采集两组紫檀原木和两组紫檀枝吗(;´д`)ゞ?想要学习生产但是不巧市场的货被人扫光了喵......报酬的话会按照市场价给您的(`・ω・´)!如果可以的话请您给我回个信,非常感谢喵!】

    光之战士看了看信末的署名,寄信人是个活泼可爱的猫魅族小姑娘,没想到她最近也开始练习木工了。

 

    平时光之战士就总是很乐于帮助别人,刚巧今天也要出去采集材料,举手之劳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光写了简短的回信后便通过以太之晶传送到了黑衣森林东部林区的霍桑山寨。

    黑衣森林一如既往的十分宁静,林间不时有清脆的鸟鸣声传出。光之战士从包里翻出采伐笔记,确认了一下紫檀木的位置。紫檀原木和紫檀枝都在荆棘森附近才能采集得到,光之战士潜行隐去身形,慢步走在林区的小路上,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心情和身体都变得轻盈了不少。他一路顺利地找到了合适的采集点,挥动斧头开始干活。

    荆棘森里很安静,一时间只能听到树精走动时发出的哗哗响声和斧头砍在树木上的闷响。光之战士哼着从异国的诗人那里学来的歌谣,有节奏地进行采集。突然一阵笑声和纷乱的脚步声打破了这份宁静,光之战士擦了擦额头,有些好奇地看了过去。

    小路上出现的是一个七八人的队伍,应当都是相识的朋友,边走边笑闹着。其中有两人比较显眼,因为他们穿着的是同款不同色的礼服,庄重的正装和胸前的百合花装饰都说明了这是一对即将去参加永结同心典礼的恋人。一朵遮住了太阳的薄云慢慢地挪开,淡金色的阳光洒下,落在他们的肩膀和发梢,仿佛神明也在祝福他们。

    光之战士握着伐木斧的手紧了紧,他看着那行人出神许久,甚至潜行效果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掉了。穿着白色礼服的猫魅男性敏锐地察觉到了视线,他无意间发现了树丛旁看着这边愣神的光之战士,于是放慢脚步向光挥了挥手。还不等光之战士有所回应,他的恋人便呼唤着他的名字,只见猫魅的耳朵一下子立了起来,同时脸上绽开微笑,两人说笑着渐渐走远,消失在荆棘小路的一端。

 

    光之战士叹了口气,心中又不由得泛起酸涩。他收起斧头,准备寻找下一个采集点,却发现地面上多了点什么东西——似乎是一朵花。

    大概是刚刚的伴娘手里拿着的花束中掉出来的吧......

    光之战士这么想着,走上前去将它拾起,那是一朵白色古典玫瑰,纯洁无瑕的寓意使它经常被用来做婚礼捧花以及装饰,只要凑近一些就能闻到这朵盛放的玫瑰的香气。光之战士望着荆棘通道的另一端,那里早就看不到那队人的身影了,只有高大的十二神大圣堂伫立着,静静地凝望着光之战士。

    他仿佛被什么吸引了一样,手中握着那枝白色玫瑰,深呼吸了一口气,迈出步伐走向圣堂。光之战士一直觉得通往圣堂的这条必经之路上的荆棘森是有所象征的,相爱的人总是要共同面对人生中的一些如同荆棘般尖锐而危险的事情,也许会受伤,会流血,但是因为有彼此的陪伴,才能扶持着来到大圣堂,在十二神的见证下亲吻彼此,成为家人。这大约就是艾欧泽亚人所追求的幸福吧。

 

    光之战士每一步都十分认真,最终走到了圣堂前。他握着削秃了刺儿的玫瑰杆子,在十二神大圣堂的门前徘徊了一会。突然,大圣堂的前门被推开了,典礼策划人克拉丽贝尔微笑着看向光之战士,她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柔声对光之战士说道:“先生您好,有什么我能帮到您的吗?”

    闻言光之战士一愣,一时间有些无措,毕竟他只是突然来了兴致才走到这里,并不是要来举行永结同心典礼的。他不好意思地笑笑,道:“我......只是来看看,您不用在意我。”

    克拉丽贝尔俏皮地冲他眨了眨眼,她语气温柔地道:“实际上,每天都有几位客人会像您这样,望着大圣堂的方向发呆。我无意打听您的心事,但是我真心祝愿您能找到您的灵魂伴侣,长长久久,幸福地度过一生。”

    “......谢谢您。”光之战士努力露出微笑,但是一想起自己和芝诺斯现在的状态,心中的苦涩就开始翻涌。克拉丽贝尔看出他的异样,识趣地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指了指大圣堂的方向,道:“最近是大圣堂的莲池盛放的时节,圣堂周围的花草也是有专人每天精心打理的,十分美丽。既然您来了,不如去看看吧。”

    微风吹过,光之战士确实闻到了一点淡淡的花香气,他点点头,向克拉丽贝尔道别,然后推开高大的镂空铁门走了进去。

 

    刚巧这时上一场典礼散场了,宾客们几人成群地说笑着从圣堂内走出,有谁身后的礼盒长了一双细小的脚,蹦跳间盒盖打开,露出里面躲藏着的小东西。还有人开了香槟,一时间惊讶的叫声和欢快的笑声充斥在光之战士的耳边。他默默地走到莲池边,脚尖点在入水的台阶上,激起一圈细小的涟漪。身后的热闹与他毫无关系,他就这样安静的看着水面上自己的脸庞出神。精灵族的新娘被伴娘们簇拥着走下台阶,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捂住了嘴,她挥了挥手,对着宾客们喊道:“哎呀,我忘记抛花球了——”

    闻言伴娘们都叽叽喳喳起来,争先恐后地离新娘远了一些。光之战士还在望着莲池,似乎看到了一尾鱼游过,正当他以为自己看到了幻觉,想要凑近一些看看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惊呼和什么东西破空而来的声音。光之战士长久以来的战斗经验让他拥有了极为迅速的反应能力,但是他已经来不及去拿身后的伐木斧抵挡了,下意识地伸手去拦,入手的却是带着浓郁香气的柔软物体——准确的说,是一个洁白的,有着华丽装饰的花束。

 

    光之战士一时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人群中的新娘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向他道歉,也许是因为身高以及有些紧张,身为一名战士的她没能控制好自己的力气,将花束扔偏了,砸到了不远处的光之战士。光听她解释完,笑着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但是在他把花束递还回去的时候新娘却干脆地拒绝了。

    “愿十二神保佑您,先生。”穿着柔彩粉婚纱的她退了两步,露出一个有些狡黠的笑容。“接到花束的人会获得幸福的,希望不久的将来您也能同您心爱的人步入十二神大圣堂。”

    说完不等光之战士回应,她拿出一个小礼盒塞给光之战士,匆忙告别后跑向等待着她的新郎,两人骑着白色陆行鸟一同离开了大圣堂。

 

    “这可真是......哎。”光之战士挠了挠头发,下意识看了看四周,除了教堂的工作人员,并没有他认识的朋友。他松了口气,这幅窘态如果叫熟人看见,那就太糟糕了。

    刚刚那么一闹,光意识到自己该离开这里去继续采集工作了。于是他转身走上台阶,打算回到荆棘森。他在绘有十二神象征图案的拱门前停下脚步看了片刻,突然想起自己手中还有一个礼盒,光有些好奇地打开来,里面装着几个不同种类的魔法棱晶,是婚礼上必不可少的小玩意。光之战士平时没怎么用过魔法棱晶,就随意拆了几个。

    第一个烟花在头顶炸开,樱花花瓣洋洋洒洒地飘落,然后转瞬消逝了。第二个则是有许多闪亮如同星尘的光点,在阳光下更加闪亮的棱晶晃得光之战士有些眩晕。他甩了甩脑袋,又使用了一个棱晶,这次却没有任何的东西出现,他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周围,在看到圣堂入口处快步走来的熟悉身影时愣在了原地。按理说这个人是完全不应该,也没理由在这种时候出现在十二神大圣堂的......

    ——芝诺斯。

    TBC.

评论(13)
热度(29)

© 铜铃山猫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